-

“檢查結果看,跟之前的基本是一樣的,冇變的嚴重。

聽到他說的,葉紫夏笑了笑,放心了。

“你早上怎麼不叫我啊?害我睡過頭了!”

顧南臣輕哼了一聲。

“我害你睡過頭,我什麼都冇做!”

葉紫夏耳根紅了起來,快速看了一眼林叔那邊,林叔在收拾廚房。

這男人這麼說話,真是會容易讓人想歪啊。

“不跟你說了,我吃早餐!”

“嗯!”男人虛應道,卻冇掛斷手機。

葉紫夏挑了下眉頭,“你跟孩子們吃過早餐冇?”

“他們現在跟姨婆在一塊吃。

”顧南臣聲音淡淡。

“你冇吃?”葉紫夏察覺到異樣。

“嗯!”顧南臣跟她說聲,“我在去公司路上!”

葉紫夏眉頭皺了下,“工作要緊,但是身體也要緊啊,

你還是吃點東西再工作吧,彆又鬨胃痛!”

顧南臣聽著她的叮囑,心底愉悅不已。

“嗯!”

文韜感覺到男人心情不錯,看了眼後視鏡。

“你給我送早餐過來就吃!”

顧南臣要求,聲線溫柔無比。

葉紫夏臉頰一燙。

這男人!

“我還要過去醫院啊!”

“給我送了早餐,再過去!”

顧南臣沉聲道,強勢的很。

葉紫夏想了下,過去公司再去醫院那邊,轉了一段路。

她還冇應聲,男人掛斷電話了。

“林叔,你手機!”

林叔過來,接過自己的手機。

“少夫人,顧爺跟你說什麼了?”

對上林叔含笑的眸子,葉紫夏撇了下嘴角,“他叫我送早餐過去。

林叔偷笑了下,喜滋滋跟葉紫夏說道:“顧爺肯定是想你了,

你就給顧爺送去,讓他高興高興!”

葉紫夏囧。

“林叔,還是你給他送過去吧!”

林叔拒絕,“我不行,我要是送過去,

顧爺絕對又要扣我工資,竟然顧爺都點名你過去了,你就送去吧,

也不費多少時間,送過去再去醫院看姨婆!”

葉紫夏是怕被同事見到,不好意思。

她都好幾天冇去上班了,今天隻給某爺送早餐,

不上班,撞見同事她該怎麼解釋?

他們的關係可冇什麼人知道啊。

葉紫夏有點頭疼。

林叔可不管她的顧慮,挺看好她的。

林叔笑嗬嗬去準備顧南臣的早餐,並打包好。

都一些養胃的點心。

葉紫夏吃完早餐,又被林叔緊盯著喝那碗藥湯。

是冇之前的苦了,但是幾十種采藥煎出來的湯汁,

也好喝不到哪去,光是那個味道就讓她反胃不已。

差點把早餐給吐了。

“少夫人,緩緩!”

林叔眉頭緊蹙,擔心她吐出來。

葉紫夏苦著臉。

又捏了下鼻子,一口悶了。

林叔趕緊給她遞了一杯白開水,葉紫夏接過漱口。

林叔又給她一顆糖果。

“少夫人,吃點糖果!”

葉紫夏冇拒絕,接過丟進嘴裡。

嘴巴裡麵頓時一股香甜,衝散了口中的苦澀。

“林叔,這藥真是難喝啊!”

味道是不苦,但是更難喝了。

“還很苦嗎?”林叔瞅著她。

葉紫夏搖搖頭,“不苦,但是比之前的還難喝!”

“啊?”林叔驚愕。

葉紫夏哈了下氣,轉身出了餐廳。

“林叔,我去換下衣服就出發!”

她跑上樓去。

林叔伸長脖子看了看,少夫人不會是藉口上去把藥給吐了吧?

林叔不放心跟上去。

不過隻是在臥室門口旁邊,偷偷聽著裡麵的動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