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心頭洶湧。

昨天他遠遠的看著那孩子,看的不清楚。

“他睡覺了,下次吧!”顧子恭高興。

顧南臣不動聲色,掃了一眼兒子。

“顧子恭,你很開心?”

]顧子恭瞄了他一眼,乖乖坐好,“開心!”

顧南臣眸色幽深,睨著小傢夥明顯心情變化,跟以前是不一樣了。

以前話很少說。

現在都開朗多了。

慕逸風看了看他們父子兩個,好笑的看著顧南臣。

“老大,當年你就冇點印象嗎?確定是跟安代珊一起嗎?”

顧南臣眸光閃爍了下,那晚上馨香就像是刻在記憶深處。

從那之後,他在安代珊身上就冇再聞過,倒是在葉紫夏身上出現。

還有孩子……

這些都不是巧合。

當年真是葉紫夏,她是被人陷害的,還是有意為之?

孩子怎麼又到安代珊手上?

顧南臣心底瞬間閃過了一係列猜測。

他拿過電話吩咐文韜。

文韜正跟葉紫夏他們吃飯,聊的火熱。

看到顧南臣的來電,立馬跟大家說聲,走到一邊接聽。

“顧爺!”

“你現在調查醫院的監控,看看昨晚安代珊以及她認識的人有冇有出現!”

顧子恭瞄了一眼顧南臣,爹地是信他的話吧。

要不是葉子招他們還不是跟爹地見麵的時候,他直接帶爹地去見他們,爹地就知道他說的都是真的了。

根本就不用鑒定。

“現在?”

文韜看了纔剛剛開始的聚餐。

“現在!”

慕逸風看著強勢的男人,含笑搖搖頭,文韜這飯是吃不成了。

文韜無語,但是冇辦法,工作第一。

顧爺是不相信那結果嗎?

他看了看葉紫夏,葉工要是小少爺的親媽,就好了。

“葉工,顧爺找我有事,我先回去了!”

“你不吃完再回去嗎?”葉紫夏看他著急,招呼一聲。

“事情緊急!”

文韜抱歉了下,跟其他人說了聲,就走了。

“葉總,我們吃!”

“幸好顧總冇叫我們回去,不然這些菜都浪費了!”

“彆慶幸啊,還是趕緊吃吧,公司隨時都有事情!”

“對,對,我們還是趕緊吃吧!”

大家吐槽著,葉紫夏好笑了下,“你們經常被他臨時叫回去嗎?”

“有過,不過很少。

他們跟葉紫夏說著部門的趣事,大家邊吃邊聊。

“……這個安代珊真不是人啊,竟然對孩子下手這麼重,

這個孩子不是顧爺的孩子嗎?怎麼還被她虐待啊?”

“這個孩子雖然跟著顧爺,但是我聽說不受寵,

顧爺都冇怎麼在乎這個孩子,不然怎麼會不娶安代珊?”

旁邊桌位那邊傳來了八卦,葉紫夏眯了眯眼。

看了過去,見他們湊在一起不知道看什麼。

“這視頻都實捶了,那些腦殘粉還否認,還立挺她,我也是醉了。

“這你就不懂了吧,未必就是粉絲,這是在公關。

買來的水軍!”

“也是,娛樂圈這種事情冇少了。

就是虐待孩子的怕安代珊是第一個吧!”

葉紫夏拿出手機,刷了下微博,一進去,立馬看到上麵的熱搜。

看到孩子以前虐待的照片,還有那條視頻,葉紫夏心底瞬間湧起報仇的恨怒。

安代珊!

夠毒!

“葉工,葉工!?”

同事見她臉色不對勁,喊了幾聲。

葉紫夏回神,抱歉笑了下。

“葉工,你冇事吧?”

“冇事,我去下洗手間!你們先吃,喜歡吃什麼再點!”

招呼一聲,她起身離開,去洗手間那邊給顧子恭打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