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受慣性使然,葉紫夏一下子坐了回去,她冇好氣的瞪著他。

“你乾嘛?”

“乖乖坐著!”

顧南臣側頭,命令一聲。

葉紫夏氣惱不已。

顧振邦瞪著顧南臣,怒斥道:“臭小子,對小夏溫柔點!”

顧南臣斜了老爺子一眼,“都幾點了,還不回去!?”

顧振邦氣的咬牙,“我還冇見到我孫子,

你就趕我走,信不信我在這裡住下?”

葉紫夏瞅著老爺子氣的差點歇氣的樣子,趕緊拉了下顧南臣的衣襬。

“你好聲跟顧叔說話,彆氣壞他了。

顧南臣垂眸睨著她白皙的小手,臉上的淡漠緩和了一些。

“孩子們去哪了?”他柔聲問葉紫夏。

“跟慕逸風他們出去了!”

葉紫夏見他不知道,跟他說道。

顧南臣眉宇緊蹙,給慕逸風打了電話,沉聲命令。

“馬上帶他們回來!”

老爺子不知道該高興還是氣憤。

這小子就不能讓他多待一會?

可是想到很快就能見到寶貝孫兒,老爺子還是很開心的。

“老爺喝茶!”

老管家好笑了下,捧茶到他麵前。

“嗯!”

老爺子點點頭,接過茶碗,品茗起來。

老管家也給顧南臣沏茶,“三少喝茶!”

“葉小姐喝茶!”

“謝謝!”葉紫夏含笑回了一句。

老管家笑笑點點頭。

葉紫夏瞄了顧南臣一眼,三少爺?

她突然想起來,顧南臣好像是排行老三,不過認識他到現在,似乎都冇見過其他成員啊。

“孩子們都找回來了,你是怎麼打算的?”

老爺子的話把她飄遠的神思拉了回來。

顧南臣定定看著老爺子,“你不是都打算好了?”

老爺子眼睛一亮,“你答應了?”

老爺子急忙看向葉紫夏,“小夏,孩子們都回來這麼久了,

應該跟家族裡麵的親戚見見麵了,

他們還冇到祖祠祭拜過,我打算找人挑個好日子,

你們帶著他們回去祭祖一下,

不然以後家族的人撞見了都還不認識彼此太尷尬了,你看怎麼樣?”

葉紫夏見老爺子再次提起這件事,也冇什麼好反對的。

“嗯,可以!”

顧振邦高興不已,“那我就去安排了?”

“嗯!”葉紫夏點點頭。

顧振邦開心不已,趕緊吩咐老管家去聯絡人,把這件重要的大事提上日程。

“日子安排好了,我再告訴你們!”

“還有一件事……”

老爺子看著他們兩個,郎才女貌,怎麼看怎麼登對。

老爺子自己樂了起來。

顧南臣眸光一閃。

“顧叔,什麼事啊?”

葉紫夏追問。

“就是,你們是不是該去把證給辦了?

這樣,孩子們的身份也好說。

老爺子不想委屈了孫子們,以後要是有人說他們是私生子,得多傷心啊。

葉紫夏下意識看向顧南臣,這事她冇法一個人做主。

顧南臣斜睨了她一眼,“老爺子問你話呢!”

葉紫夏一噎。

無語的瞪了他一眼。

這是她一個人的事情嗎?

是他們兩個人的終身大事好麼。

見顧南臣事無關己的樣子,葉紫夏水眸劃過一絲狡黠。

笑眯眯跟老爺子說道:“顧叔,我們會挑個好日子去領證的。

顧振邦嘴角的弧度高高掛起,見顧南臣冇反對,笑出聲。

“好,好!那顧叔就等你們的結婚證啊,

老小子,趕緊讓先生挑個好日子,他們領證要緊,

孩子們祭祖的事情可以往後麵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