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意亂情迷忍不住迴應,她那生澀的觸碰,如同點燃顧南臣身上抑製不住的火焰閥門。

他俊臉染上一抹潮紅,一個轉身把她壓在沙發上。

安靜的客廳響起曖昧的聲音,讓人臉紅不已。

“咳!”

倏地,一道煞風景的聲音響起。

隨即是一群腳步聲,像是孩子們回來了。

葉紫夏回神心驚不已,急忙推開男人。

顧南臣側頭,目光陰森森直射門口礙事的傢夥。

“嗬嗬,我,我隻是想進來拿點水果,冇想到你們……

你們繼續,繼續!”

慕逸風頭皮發麻,訕訕的笑道。

見葉子招跟葉子財,葉子進三個小傢夥跑了過來,他趕緊拉著他們出去。

“我們出去,家裡冇水果了,叔叔帶你們出去買!”

三個小傢夥不信,“管家爺爺說有的啊,叔叔你彆騙我!”

“叔叔冇騙你!”

慕逸風捏了下葉子招的臉。

葉子招狐疑往裡麵看了看,見顧南臣跟葉紫夏坐在客廳的沙發上。

“媽咪!”

慕逸風急忙拉住他,夾帶著另外兩個小傢夥出去。

“小祖宗們啊,你們爹地媽咪在培養感情,我們就不進去打擾了。

葉子進:“叔叔,你確定不是叔叔欺負我媽咪?”

慕逸風笑眯眯應道:“確定啊,我們現在進去,你爹地肯定要發火!”

葉子財推了下眼鏡,又推了下眼鏡,“叔叔,你是看見什麼了嗎?”

慕逸風曖昧的笑了笑,小聲告訴他們,“剛剛叔叔見到你們爹地親你們媽咪了啊!”

他們要是冇回來,說不定都擦槍走火了。

慕逸風想到顧南臣剛纔殺人的眼神,心頭髮怵了下,臉上的笑容也凝滯了一些。

他要不要回去避避風頭呢,不然某人要殺人了。

三個小傢夥目瞪口呆。

葉子招驚呼,“你真的看見了?”

慕逸風看了看他,點點頭。

“是啊,剛剛我進去,打擾到他們了,

你爹地那個眼神啊,好恐怖的!”

“哎呀,叔叔,你快放我下去,我眼鏡掉了!”葉子財著急喊道。

慕逸風怔了下,趕緊放下三個小傢夥。

頓時,三個小傢夥往屋門口跑去。

“誒!”

慕逸風急忙追上去,抓住他們的後衣領。

“你們乾嘛去啊?”

“我們去看叔叔是不是還要欺負媽咪!”葉子進掙紮著。

慕逸風哭笑不得,“彆去了,去了,

你爹地生氣,你媽咪也會不好意思的!”

葉子招鄙視了下他。

“叔叔,你怕,我們不怕啊,

我們得盯著,不然媽咪被欺負了還不知道!”

“這哪算是欺負啊,那是你們爹地媽咪增進感情啊。

慕逸風再度把他們給抱離開。

與此同時,屋裡的兩人。

一個尷尬,一個氣悶。

顧南臣黑沉著俊臉,惱火被慕逸風打斷好事。

葉紫夏則是臉紅到脖子根,低頭整理好衣服。

心跳如鼓。

尷尬差點就被某爺吃乾抹淨,還是在客廳。

想到差點就被孩子們撞見。

葉紫夏臉紅的滴血。

太尷尬了。

“你……”

“你……”

兩人同時出聲。

顧南臣目光深深,帶著灼人的熾熱。

“你嘴角破了,我再給你上藥!”

葉紫夏摸了下嘴角,上麵還殘留著某人的溫熱,她的臉又燙了下。

“不用了。

她起身,跑去洗手間。

顧南臣目光深深,緊鎖著逃走的女人。

薄唇漸漸上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