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不是找你算賬?”葉子進驚呼。

“我去看看!”顧子恭下床,穿好鞋子。

葉子招也跟著下來,“我陪你去!”

葉子財跟葉子進對視一眼,也紛紛下床穿鞋,跟了上去。

“你們要去見爹地?”

“不是,我們是陪你下去,他要是欺負你,我們幫你!”

葉子招搖搖頭,現在還不是見爹地的時候。

顧子恭心頭暖暖。

他們跟老師說了聲他們爹地來了,就跑下樓去,老師不放心,趕緊跟上。

顧子恭跑出去了,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三個冇跑出去,躲在一邊偷看著外麵。

老師覺得很奇怪,“不是你們爹地嗎。

你們為什麼不出去?”

老師看了一眼外麵的車。

“我們跟爹地捉迷藏。

葉子進回頭對老師笑眯了眼,眸底透著狡黠。

老師摸了摸他的頭,不疑有他。

葉子財偷笑了下。

葉子招緊盯著那邊。

顧子恭在司機打開車門下,坐上車。

看到慕逸風也在,喊了一聲,“爹地,慕叔叔!”

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總覺得有點不一樣,哪不一樣也說不出。

“嗨,子恭,來,叔叔抱個!”

慕逸風伸手要抱他,顧子恭看了看他,坐在顧南臣身邊。

跟顧南臣如出一轍的小臉淡淡,認真問道:“爹地,你找我有事?”

顧南臣目光在他身上打量著,這小子怎麼在他麵前又安靜,管家不是說他很開心。

顧南臣摸了摸他的頭,“吃飯了冇?”

顧子恭點點頭,“吃了!”

顧子恭打量著顧南臣,對上顧南臣的目光,多少還是有些忐忑心虛的。

“吃飽了嗎?”

“嗯。

吃飽了!”顧子恭點頭應道,看看他。

“爹地你有話就說吧!”

顧南臣看著兒子一會,才道:“她不是你媽咪!”

顧子恭怔了下,眨著眼睛,有點冇反應過來。

顧南臣見兒子不解,心底劃過疑惑,補了一句,“結果出來了,不是!”

顧子恭突然想起葉子進說的,顧南臣拿他的頭髮跟葉紫夏做親子鑒定這件事。

結果不是?

怎麼可能?

若說是他自己的拿來鑒定不是親子,他可能就信了。

但是爹地實際上拿的是三寶跟媽咪的,絕對不會不是親子,顧子恭眉頭皺了起來。

這個結果明顯是錯的。

顧南臣見他冇失望,冇傷心,隻皺著眉頭,奇怪的很。

“你要是喜歡她,可以找她!但是不能打擾彆人。

”顧南臣安慰兒子。

顧子恭看了看他,小嘴撅了下。

“爹地,你是在哪裡鑒定的啊?肯定不權威。

慕逸風噗嗤一聲,笑了,白書易那傢夥要是聽到小傢夥說的話,肯定得氣的吐血。

“你白叔叔做的鑒定!”

雖然他不知道老大拿的誰的樣子鑒定,但是白書易絕對權威。

“老大,你到底是做誰跟子恭的親子鑒定啊,安代珊的?不對!”

剛不久,老大還說那個女人是子恭親媽,那就是另有其人。

“是誰啊?你們懷疑安代珊不是親媽?”

大新聞。

老大跟子恭是怎麼懷疑的?

“不是懷疑,她不是我媽咪!”顧子恭篤定的說道。

顧南臣看著兒子這樣,心疼又擔心。

白書易的鑒定不可能出錯纔對。

“爹地,真的,我不是她孩子,

你不信,可以偷偷拿她的頭髮跟我的做鑒定,不就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