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家都看出來他們的不捨。

即使破,也是他們的家。

老太太也在其他房間轉了一圈,看到什麼冇擺好,弄一下,呆毛也緊跟著她。

太亂的地方,葉紫夏他們也幫手一下。

老太太站在院子裡,眼睛巡視一圈,滿滿不捨。

顧南臣看他們眼睛都紅了,出聲道:“姨婆,想家了都可以回來看看,

等你病情好轉了,每年回來這裡居住一段時間!”

老太太感動,“嗯!”

慕逸風跟白書易看著眼前的環境,再看看老太太跟小傢夥的不捨,心情也有些感觸。

人對居住過的地方都會有些懷念,不捨。

尤其是冇出過遠門的,更容易對家的思念。

葉紫夏拿手機拍了幾張這裡的照片,儲存在手機裡麵,等他們想家了也可以看一眼。

“小喜,去叫叔公過來一下。

老太太吩咐一聲呆毛。

“好!”

呆毛朝著外麵跑了出去。

葉紫夏看了過去。

大家都不知道老太太要做什麼。

“再等一下我,我跟家裡人交代一下!”

老太太跟他們解釋一聲。

葉紫夏點點頭,給老太太打開水壺,“姨婆,先喝點水!”

“誒!”

老太太看了看家裡,喟歎道:“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

得有人打掃一下,初一十五也得有人給上個香。

葉紫夏聽著傷感不已,這些習俗在農村很重要。

隻有斷後的人纔沒人上香,不然初一十五都會上香的,逢年過節也要祭拜一下。

“姨婆,過節的時候我們可以回來看下!”

葉紫夏跟老太太說道,每一個月回來是不可能了,過節還是可以的。

“嗯!”

老太太點點頭。

顧南臣跟文韜交代著,“在這裡蓋個小樓!”

顧南臣看著這樣根本不能住人的環境,眉頭就冇鬆開過。

文韜看了看老闆,“顧爺,還是跟老太太說聲比較好!”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有些不解。

“念舊!”文韜提醒一聲。

顧南臣抿了下嘴,跟老太太提起這件事。

“姨婆,我想把這老房子給拆了,蓋個新房子。

這房子一看人走了,肯定會倒的。

到時候他們回來什麼都冇,看到會更傷心。

“啊?不用,不用,又要花好多錢,不用蓋了!”

老太太哪好意思接受。

現在蓋個房子少說也得好幾萬。

多的幾十萬。

老太太知道這麼多錢都不敢想。

“姨婆,這房子要蓋啊,你跟二寶冇住這裡了,

這房子會壞的快,到時候我們回來,有可能都塌了,多危險啊!”

葉紫夏勸了下老太太。

“這個是他的一點心意,你就接受吧!

到時候房子蓋起來,連著我那邊,讓人一起照看也方便!”

老太太真的不好意思接受,自己看病還不知道花多少錢,又要蓋新房子。

“婆婆,這傢夥有錢,蓋個房子冇花多少,

他賺錢不花留著乾嘛,就蓋個新房子,

到時候我們也可以跟著你回來這邊旅遊,你說的那個湖我還冇見過呢!”

慕逸風幫著勸老太太。

老太太笑了笑,“有錢也不能亂花啊!”

“這不是亂花,現在誰家賺錢了不是想著住好點,

吃好點,讓孩子能受到更好的教育,不然那麼辛苦奮鬥做什麼?”

慕逸風說的頭頭是道。

白書易打趣他。

“我怎麼不知道你思想這麼深?”

葉紫夏好笑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