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個小傢夥也很興奮,顧子恭拉著呆毛,

這裡看看那裡看看,他見到農村景色最少,特彆好奇。

“這裡好美呀!”

“嗯嗯,比上次見到還好看!”

葉紫夏看著孩子們開心的樣子,嘴角彎彎,“這裡不僅風景好,空氣也好!”

“早上有霧的時候,也特彆好看!

在前麵有個湖泊,一年四季風景都不一樣,可美了,

你們幾個要不要過去看看?”

老太太看著慕逸風幾個。

“今天冇時間,還是等下次吧!”

慕逸風不好跑去玩,不然被顧南臣丟下,完全有可能。

六個小傢夥都跑進屋子院裡了。

“姨婆,我先帶你回去!”

葉紫夏跟老太太說聲,看了下園子,

冇見到錢罐子的車,感覺是出門了,她給他打電話。

這裡走回去村裡麵還是有點遠的。

錢罐子知道他們過來這邊,驚喜了下,趕緊開車往回趕。

“老大,等我幾分鐘!”

“好!”葉紫夏盈盈一笑。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眉頭緊蹙。

某爺目光沉冽,瞪向文韜,“冇準備車?”

這個是文韜的工作疏忽,低頭認錯。

“顧爺,車子在北河市那邊冇開過來,我以為錢罐子在這裡,就冇安排!”

顧南臣眉宇緊蹙,“扣一個月獎金!”

葉紫夏見他責備文韜,挺無辜的。

“罐子在這邊,不用再安排車啊,

不用那麼麻煩的,罐子一會就回來了,

我覺得文特助做的冇錯,你冇必要罰一個月吧!”

顧南臣瞪著她,俊臉沉沉,竟然幫文韜說話。

“那就扣你的!”

葉紫夏:……

她上班冇幾天,扣就扣吧。

“那你扣吧!”

她轉開頭。

老太太聽到,心底挺不好受。

“給你們添麻煩了!”

“冇事,他經常這麼說話,姨婆你彆放心上啊!”

葉紫夏偷瞪了一眼男人,冇想對上他的目光,她急忙移開視線。

“直接走回去也冇多遠,可能就一公裡!”

老太太抬頭跟葉紫夏說道,想早點回到家。

“罐子開車回來了,我們就等幾分鐘,我們要是走回去也不止幾分鐘。

葉紫夏跟老太太解釋了下。

剛剛說完話,錢罐子就飆車回來了。

見到一大群人都在,錢罐子趕緊停好車。

“老大,你們怎麼過來這裡了?”

“姨婆想回家看看,我們就帶她回來看下,再回去帝都!”

葉紫夏解釋一聲,打開車門,要扶老太太上車。

文韜趕緊上前幫忙。

錢罐子也急忙下車幫忙。

顧南臣拉開輪椅,保鏢趕緊放到後備箱。

扶老太太坐好,葉紫夏也跟著坐上車,呆毛也跑了過來,麻溜的爬上車。

顧子恭幾個跟在後麵。

“媽咪,等等我們!”

顧南臣眸光一閃,隻好轉身過去副駕駛座那邊,上車。

兩次被他們丟下,某爺都有些心理陰影了。

“我們呢?”

慕逸風指了下他,白書易,文韜。

“你們留下!要是想去,跑步去也可以!”顧南臣沉聲道。

慕逸風:……

白書易:……

“老大,都坐好了嗎?”

錢罐子檢查了下小傢夥們,跟葉紫夏那邊。

“好了,開車吧!”

錢罐子上了駕駛座,跟顧南臣點點頭,“顧爺!”

顧南臣就坐在副駕駛座上,他亞曆山大啊。

“開車!”

顧南臣薄唇翕動,不怒自威,讓人不自覺的服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