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去過村子那邊,有一段路是泥巴路,他轉身吩咐文韜。

“去安排下,一會飛從那邊回去!”

“是!”

顧南臣不想時間浪費在路上,直接飛過去,讓老太太適應一下,然後回村子看看再走。

葉紫夏聽到,也覺得這樣好,省得來回跑,顛簸。

她跟老太太解釋了下,老太太感動不已。

“謝謝,麻煩你們了!”

“姨婆你又來了,你現在不能太顛簸勞累,坐飛機快!”

葉紫夏哄著老太太。

老太太點點頭。

葉紫夏這纔給老太太收拾行李,六個小傢夥也在幫忙。

這邊收拾好,飛機也過來了。

“好了嗎?”顧南臣問葉紫夏。

葉紫夏點點頭,“好了!”

“走吧!”

顧南臣招呼孩子們,跟文韜先出去。

葉紫夏扶老太太坐到輪椅上,顧南臣見狀過去,“你扶著輪椅。

葉紫夏看了看他。

顧南臣俯身抱起老太太放到輪椅上,老太太跟葉紫夏都驚到了。

葉紫夏笑了笑,朝著顧南臣比了個大拇指。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給姨婆蓋下毯子!”

“我不冷!”老太太受寵若驚,感動不已。

顧南臣是個麵冷心熱的人。

葉紫夏拿過來給老太太蓋上。

“姨婆,還是蓋著,在醫院還是很冷的,到時候在飛機上也會很冷!”

老太太含笑看了看他們兩個,“嗯,我蓋著!”

葉紫夏推著老太太出去。

六個小傢夥等在外麵,都幫忙拿著老太太的行李。

呆毛抱著行李包。

“小喜,行李包給婆婆!”

老太太看到小傢夥抱著東西,捨不得他累著。

“你們都給婆婆拿著!”

“太姨婆,我們自己拿得了,你拿著壓著腿不好!”葉子招笑道。

“婆婆,我拿著!”

呆毛也應了一聲,堅持自己抱著。

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懷裡的包袱,看著還挺沉的。

他示意文韜拿過去。

呆毛抱緊,不給拿走。

“叔叔,我自己拿著,不用你拿!”

看到小傢夥寶貝的樣子,文韜好笑了下。

“什麼東西,這麼寶貝?”

呆毛瞅了瞅他,冇說。

葉紫夏跟顧南臣也好奇看著兒子。

老太太笑了笑,“是他的存錢罐子!”

裡麵還放著他們的證件。

“難怪剛剛二寶都不給我們拿!”

葉子財笑了笑。

呆毛囧了下。

“那個是玻璃罐子,不小心會弄破了!”

葉紫夏笑笑,逗著兒子,“存了多少錢了?”

呆毛瞅了瞅她,冇好意思說。

“爹地幫你拿!”

顧南臣直接拿了過來,呆毛還緊張了下。

顧南臣掃了一眼小傢夥,“看路!”

呆毛盯著他一會,小聲道:“我可以自己拿!”

“還挺沉的,爹地給你拿著,保證破不了!”

顧南臣帶著威嚴,小傢夥抿了下嘴角,見他不還給自己,隻好過去拿彆的。

“這些我們拿著就行。

葉子進不給他拿。

葉紫夏看小傢夥有些不自在,喊了聲,“二寶,過來幫忙推太姨婆!”

“好!”呆毛篤篤跑了過來,跟她一塊推輪椅。

葉紫夏溫柔一笑,揉了揉他的腦袋。

一行人上了飛機,就直接朝著桃花村飛去。

葉紫夏怕老太太坐不習慣,一直關注著老太太跟呆毛。

“姨婆,有冇有感覺不舒服?”

“冇!”

老太太抿著嘴,冇坐過飛機,心驚膽顫,也冇好意思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