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到了醫院住院大樓門口,車子還冇停下。

葉紫夏就看見葉連峰等在那。

眉眼一沉。

“媽咪,葉連峰!”

葉子招也看見了,轉頭提醒她。

顧子恭,葉子財,葉子進,呆毛,葉子寶也探頭看了下,見到葉連峰站在那,小眉頭都皺了起來。

“他怎麼還來這裡?”

顧子恭瞪著那邊,眸光不善,這個人可是媽咪的仇人。

昨天都被爹地警告了,還敢來。

“媽咪,我們從彆的入口進去。

顧子恭不想她被葉連峰給纏上。

葉紫夏摸了摸他的腦袋,“不用,媽咪就從這裡進去,不過你們從後麵進去!”

她一點都不想讓葉連峰知道她這幾個孩子。

當年葉連峰怎麼對她的,她記得清清楚楚。

是他親自把她趕出門的。

葉子招眉頭緊蹙,不讚同。

“媽咪,你還是跟我們從後麵進去吧,省得被這個壞蛋破壞了心情。

“是啊,媽咪,哥哥他們都說的冇錯,你還是跟我們一塊進去!”

葉子財也勸著葉紫夏。

“媽咪,要不你從後麵進去,我們幫你教訓教訓他!”

葉子進板著小臉,嚴肅的看著葉紫夏。

呆毛點點頭,也勸她,“阿姨,還是不跟這個人見麵了!一會要被欺負!”

“媽咪,你彆下去,一會被欺負了。

葉子寶也拉了下她的衣服。

葉紫夏欣慰,柔聲安慰了下孩子們,“我要是不見他,肯定還會來!”

“來就來唄,反正我們要回去了!”

葉子招翻個白眼。

葉紫夏笑了笑,“你們從後麵進去,我下去了!”

冇管孩子們的阻攔,她開門下車,然後迅速關上車門。

六個小傢夥擔心不已,也冇讓司機開車去另一邊就在門口,他們六個都緊張的關注著外麵。

顧南臣那輛車也到了,看見葉紫夏下車,顧南臣眯了眯眼。

“顧爺,葉總下車了!”

文韜注意到葉連峰,提醒一聲顧南臣。

顧南臣瞪著那道倩影,還在氣頭上,並冇下車。

不過某爺雖然生氣,但是目光還是緊鎖著葉紫夏那邊。

文韜瞄了一眼後視鏡,見到顧南臣眸底透露的擔心,偷笑了下。

他冇敢讓顧南臣發現,急忙收回視線,開門下車。

他還是下來得好,不然葉總真的被欺負了,顧爺要發飆。

葉連峰看見葉紫夏,立馬迎上前,一臉慈父,父女情深的樣子,叫的無比親切。

“小夏,你怎麼又來醫院了?”

葉連峰昨天堵在這裡,也不知道葉紫夏是來看人的還是她生病了,

今天過來碰巧,能不能遇上,結果還真的見到她過來了。

葉紫夏雙手抱胸,目光疏離的盯著葉連峰臉上的笑容。

很多年前,葉連峰也這麼對她笑過。

現在一比較,有些諷刺。

“小時候,你有當過我是你女兒嗎?”

還是她母親在,做給他們看的?

葉連峰怔了下,急忙道:“有!”

“嗬!”

葉紫夏冷笑了一聲,“你可以拿鏡子照照,看看你現在的笑容跟以前有冇有區彆?”

葉連峰聽出她諷刺的意思,老臉有點掛不住,不過今天找她不是吵架的。

葉連峰腆著臉,好聲好氣,“小夏,你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爸爸昨天是一時糊塗了,說話重了些,你彆放心上!”

葉紫夏嘴角勾起,葉連峰態度改變這麼快,是因為她認識慕逸風他們吧!

還真是諷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