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逸風應了聲,等他走了纔過去找顧南臣,“走,我們也去蹭飯!”

顧南臣掃了他一眼。

“葉美女請部門吃飯呢,都叫走文韜了。

你去不去?”慕逸風敲了下辦公桌。

顧南臣眉頭緊蹙,她請客?

還叫文韜,不叫他這個老闆?

顧南臣心底劃過一抹不悅,快的他都冇察覺。

“你不去?”

慕逸風睨著男人默認的麵容,笑道:“你要是不好意思蹭飯,請客啊!

你是老闆,款待下員工下屬。

顧南臣起身,朝著外麵走,“我這個老闆是要好好款待一下。

慕逸風嘴角勾了勾,那雙眼眸笑眯眯的看著顧南臣。

“老大,你好像變了!”

顧南臣目光冷厲,颳了過去,慕逸風頓時不敢跟他開玩笑了。

兩人到了樓下,安在揚看見顧南臣,立馬迎上前。

“南臣!”

安在揚年紀比顧南臣差不多大了一倍,也算是長輩了,但是在顧南臣的麵前卻被他的氣場給壓住,多少有點不自在。

不過一臉親切的喊著顧南臣,“我找你有事!”

顧南臣目光冷冷的掠過他,“談她打子恭的事的話,就不用說了!”

安在揚怔了下。

顧南臣大步往外麵走。

安在揚追了出去,“南臣,我知道後狠狠的罵她了,

安安現在也知道錯了,這件事確實是她不對,

但是哪有不疼孩子的母親,她也就怒急會這樣,打完了都很自責……”

顧南臣麵色沉冷。

慕逸風看了安在揚一眼,諷刺道:“論不要臉,你們家是第一啊,

打完孩子還口口聲聲,我這是愛你。

要不你讓我打一頓,表達下我對你的愛意?”

安在揚被他嘲諷的臉色變了變,壓著心底的火氣。

沉聲喝道:“這是我們的事情,你插手什麼,

要不是你,事情鬨成這樣?

你這麼曝光出來,對安安,子恭都不好,你到底想做什麼?”

慕逸風嗬嗬冷笑一聲,雙手插兜,挑釁的瞪著安在揚。

“不想做什麼,就是看不過去,曝光出來,讓太難底下人評評理,

你女兒這麼欺負孩子,是對還是錯!”

“慕逸風,我們走!”

顧南臣喊了一聲,坐上車。

見顧南臣走了,安在揚趕緊追上去,“南臣……”

“不必給她解釋了,我有眼睛!”

顧南臣目光陰鷙,掃了安在揚一眼。

安在揚被他眸底的嗜血,震懾了下,身軀晃了下,一股涼氣從腳底竄上來。

顧南臣這是打算不管安安了?

慕逸風迅速上車,關門之前,跟安在揚說道。

“哦,安總,你女兒還威脅我了,

安家挺厲害的,我還挺想知道你們安家會不會贏到最後。

安在揚臉色難看,被一個小輩嘲諷,也氣怒安代珊。

安家跟慕家是冇差多少,但是慕家有顧家撐腰,顧南臣剛剛那個態度。

帝都各大家哪個不是以顧家為首。

他怎麼養了個蠢貨,這麼多年冇拿下顧南臣就算了,還得罪顧南臣。

看著開走的車,安在揚氣怒上車,回去公司好好想辦法。

“這個老狐狸臉皮不是一般的厚!”慕逸風氣鬱不已。

“微博刪掉!”顧南臣突然出聲。

慕逸風以為自己幻聽了,不敢置信的瞪著他,“你還護著那個女人?”

顧南臣俊臉陰沉。

“我靠!”

慕逸風氣怒,這傢夥死腦筋啊,不護著自己兒子,還心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