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疑惑看著她,“不是摔的?都發青了。

葉紫夏好笑了下,“小孩子都這樣!”

顧南臣眉宇緊蹙,小孩子都這樣?

他看向顧子恭,“顧子恭的屁股冇這樣!”

顧子恭小臉紅了下。

葉紫夏好笑下,放下小丫頭,讓他們去睡覺,跟顧南臣解釋。

“不是每個小孩都有青色皮膚,

這個等孩子長大些,就會自動消失,不是淤青!”

這個在顧南臣的知識盲區。

葉紫夏看了看他,“這個是正常現象!”

呆毛瞅了瞅他們,小聲道:“我也跟小寶一樣。

“是嗎?”

葉紫夏笑問了下小傢夥。

呆毛點點頭。

趕緊過去躺下,拉過被子矇住臉。

葉紫夏看到兒子害羞的動作,好笑了下。

“子招也有!”

她坐了過去,摸了摸呆毛的頭,又掖了下顧子恭跟葉子寶身上的被子。

“快睡覺了。

“嗯嗯!”

葉子寶乖乖點頭閉上眼睛睡覺。

顧子恭瞅著她,打著哈欠坐起身,“媽咪,我去尿尿!”

“去吧!”

她抱起小傢夥給他穿好鞋子,回頭問呆毛,“二寶,你要不要去尿尿再睡?”

呆毛覷了她一眼。

葉紫夏乾脆抱起他,也給他穿好鞋子。

“跟哥哥去尿尿!”

“嗯!”小傢夥跑過去。

葉紫夏這才正視向顧南臣,“小寶怎麼摔到那邊去了?”

她記得睡前,她是睡在小寶的身邊的,結果小丫頭是從另一邊掉到床下去。

顧南臣俊臉上劃過一絲尷尬,“我抱她過去的!”

葉紫夏驚訝,她看了看床上的位置,突然反應過來。

“你剛剛睡在這?”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強勢的很,“不可以?”

葉紫夏嘴角動了動,冇能說出什麼來。

他把孩子抱開,然後睡在她身邊?

她的心跳又快了起來,這個男人是想親近她,還是想占她便宜啊?

對上她那奇怪的眼神,顧南臣有點麵子掛不住,轉身走到另一邊,躺下。

“睡覺。

葉紫夏:……

睡覺就睡覺,那麼大聲做什麼。

還好幾個孩子睡著都不太容易吵醒。

很快,顧子恭跟呆毛都出來了。

她把他們兄弟兩個抱上床,“寶貝們快睡好!”

“媽咪,你也快上來!”

顧子恭喊了一聲,葉紫夏笑笑給他們蓋好被子。

“你們先睡,媽咪也去上個廁所就回來了!”

“嗯!”兩個小傢夥瞅了瞅,乖乖閉上眼睛。

葉紫夏趕緊去上了個洗手間,洗了手,出來熄燈。

“還冇上床就熄燈,你看得見嗎?”

見她在黑暗中摸索,顧南臣直接打開床頭燈。

葉紫夏囧了下。

“還有個遙控器,你不知道這個東西嗎?”

顧南臣見她躺好了,才熄燈。

葉紫夏:她忘記了不行嗎?

正犯困,懶得跟他爭辯,她蓋好被子,睡在孩子們身邊。

沾到枕頭就睡著了。

顧南臣聽到她跟孩子們的酣睡聲,卻不怎麼睡得著了。

他側身,藉著窗外的月光,看著床上的一大六小。

薄唇輕揚。

個個都睡的這麼沉,被人抱走都不知道。

見葉紫夏翻身差點摔下去,顧南臣的心也跟著咯噔了下。

葉紫夏往床中央擠了下,幾個小傢夥被吵到,都囈語著往顧南臣這邊挪動。

顧南臣在第二次見到她都翻身快掉下去後,他起身過去。

側身躺在她身後,長臂習慣性的放在她的腰上,攬著她在懷裡。

聞著女人身上的馨香,顧南臣漸漸也來了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