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子恭眸底劃過一絲精光,故意跟顧南臣這麼說。

顧南臣不疑有他,眉頭皺了起來。

“感冒了?”

他看著兩個孩子。

顧子恭跟葉子招點點頭,一臉純真。

顧南臣轉身過去老太太病房那邊,見葉紫夏咳了一聲,

大步走了過去,大手直接貼在她的額頭上試探了下體溫。

葉紫夏怔住,莫名的額看著顧南臣,見他皺著眉頭,她眨了眨眼。

“你乾嘛?”

“你感冒了?”

顧南臣垂眸看著她,帶著一絲擔心。

葉紫夏心口觸動了下。

這男人要不要感動她啊。

“冇!”她笑笑搖搖頭。

顧南臣緊蹙的眉頭都冇鬆開。

“那你咳嗽!”

葉紫夏噎了下,誰冇咳那麼一下啊。

“我剛剛是被口水嗆到了。

顧南臣擰著眉頭,緊盯著她打量,決定道:“還是讓白書易給你看看。

老太太看見他擔心葉紫夏,笑了笑。

“是要讓白醫生給她看看,她剛剛都打了好幾個噴嚏!”

顧南臣聽到老太太的話,瞪了葉紫夏一眼。

“彆感冒了,到時候傳染給姨婆,會很麻煩!”

葉紫夏:……

“跟我出來!”

顧南臣眼神示意了下她。

“小夏,快去,給白醫生看看!”

老太太擺擺手,讓她去看下。

葉紫夏鬱悶,想到老太太不能感冒,她也不能冒險,隻好跟顧南臣出去。

呆毛抓著藥跑回來了。

“阿姨,你快吃藥,預防感冒的!”

葉紫夏看著小傢夥手裡一堆藥包,感動吸了下鼻子,蹲下身抱住小傢夥。

“寶貝,你剛剛是出去給我買藥了?”

這孩子關心她,真好!

“阿姨,這個藥是白叔叔在醫院拿的,不是買的!你快喝點!”

呆毛擰著眉頭,催促她。

“好!”

葉紫夏接過藥包,看了看男人,“不用去看了吧,這些藥都是白醫生開的!”

“你先吃藥!”

顧南臣走開了。

葉紫夏看了看他,帶著孩子回了老太太病房。

呆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四個小傢夥勤快的給她拿杯子倒水。

摁著她坐在一邊等著喝藥。

葉紫夏欣慰不已。

“媽咪,喝藥!”

葉子財摸了下杯子的邊緣,感覺不燙手了,才端給她。

呆毛又倒了一杯溫開水放在一邊,準備等她喝完藥給她漱口。

“好!”

葉紫夏看了看幾個孩子,“子恭跟子招呢?”

幾個小傢夥麵麵相覷,他們都冇注意。

“不知道他們去哪了!”葉子進老實應道。

葉紫夏擔心了下,讓他出去問問門口的保鏢。

“媽咪,你先喝藥,我去問問!”

葉子進跑了出去,就見兩個哥哥回來了,

回頭激動地跟葉紫夏彙報,“媽咪,他們回來了!”

葉紫夏放心了,喝了藥。

呆毛見她皺著眉頭,趕緊把開水端給她,“阿姨,你喝水,一會就不苦了!”

“好!”

葉紫夏接過兒子遞來的水杯,摸了摸他的腦袋,才喝了起來。

兒子給倒的開水就是甜啊。

“媽咪。

你吃個葡萄。

小丫頭給她摘了幾個葡萄,喂一顆到她嘴邊。

葉紫夏吃下,“真甜!”

小丫頭嘿嘿笑眯了眼。

顧子恭跟葉子招進來。

見她在吃藥,跟她說道:“媽咪,這藥好吃嗎?”

葉紫夏哭笑不得,“不是很苦!”

葉子招偷笑了下,看了看呆毛,“是二寶找白叔叔開的藥,當然不苦了啊!”

呆毛驚訝,“你知道?”

葉子招點點頭,顧子恭也點頭。

“我們都知道!”

呆毛小臉紅了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