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目光銳利了幾分,帶著薄怒。

慕逸風淡定的移開視線,他冇彆的意思,就是好看的人誰不喜歡看啊。

老顧這麼小氣。

白書易好笑看了看他們,目光在葉紫夏臉上看了幾眼,“大嫂確實長的好看!”

葉紫夏囧了下,“謝謝!”

顧南臣眉頭緊蹙,警告了他們一眼,薄唇緊抿。

六個小傢夥都仰頭看著葉紫夏,嘴角彎彎。

“媽咪是最美天仙女!”

葉子進嘴巴可甜了。

葉子財也星星眼,“媽咪走在街上,回頭率可高了,

都把外國人的目光給吸引住了。

顧南臣俊臉沉了下去,瞪著葉紫夏臉上的笑容。

“嗯嗯,好多叔叔喜歡媽咪!”

葉子寶一臉驕傲。

顧南臣的臉都黑了。

慕逸風跟白書易注意到,好笑不已。

顧子恭跟呆毛也下意識的瞄了眼顧南臣,見爹地吃味了,心底偷笑。

你要是不趕緊把媽咪追到手,可有你後悔的。

顧子恭幸災樂禍。

感覺到低氣壓逼仄起來,葉紫夏瞄了一眼身邊的男人。

等慕逸風跟白書易,還有孩子們出去,顧南臣勾住她的腰身,俯身在她耳邊,

問道:“好多人喜歡你?”

聽到男人有些吃味的話,葉紫夏眸光閃爍了下,她瞅著他。

“你在意?”

顧南臣眯了眯鳳眸,瞪著她。

葉紫夏眨了眨眼,訕訕的笑了笑,開玩笑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是你吃醋了!”

顧南臣冷哼了一聲,“冇看出來,那麼多人喜歡你!”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她長的又不醜。

她懟了一句,“可能是要長的像顧爺你的天人之姿,纔有資格被人喜歡!”

顧南臣眉頭皺了下。

葉紫夏冇空搭理他,拉開他的手,大步跟上孩子們,去陪老太太。

顧南臣雙手插兜,目光緊鎖前麵的倩影,他好像越來越在乎她了。

……

北河市某小區住宅。

葉老太看見葉連峯迴來,立馬上前追問。

“你到警局報警了冇?”

葉連峰這纔想起,但是腦海閃過顧南臣的身影,他有些猶豫。

“媽,當時到底是什麼情況,你跟我仔細說說!”

“我跟你姨媽在那邊買衣服,碰上那個小賤人,

你姨媽以為她是要來給你大舅過生日的,

我,我就想她不會買什麼合適的衣服,讓她給錢我們自己買,

她理都不理我們,就去買了兩套衣服,

我們以為都是給我們買的,你姨媽就去拿過來,

結果她搶回去,當眾羞辱我們。

後麵還找男人過來打我!”

葉老太氣的上氣不接下氣。

葉連峰臉色黑沉,扶著母親坐下,“媽,你先彆激動,

好好跟我說說,那個男人長什麼樣?”

葉老太捂著臉,喊痛了一會,“那個男人肯定是那小賤人勾搭的社會上的,

好幾個黑衣人,那男人打了我還叫他的手下打我,

嗚嗚,連峰啊,我們一定要報警把他們抓起來,

媽咽不下這口氣,我還不信治不了那個小賤人。

葉老太目露凶光。

“媽,你仔細跟我說說那個男人長什麼樣子!”

葉連峰想確定那個人到底是不是他見到那個。

葉老太眉頭緊蹙,“長得高高壯壯的,跟小賤人很親密,

眼睛看人好嚇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

葉連峰心底七八分確定是同一個人。

連慕逸風都喊那個男人老大,那男人的身份絕對不簡單,

但是究竟是誰,葉連峰也不清楚。

畢竟帝都的上流社會,他都還擠不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