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一把甩開葉連峰的手,力氣很大。

葉連峰連退了幾步才站穩,臉色極度難看。

顧南臣勾過葉紫夏的腰,攬著她進自己懷裡,眼神睥睨葉連峰,滿臉狠怒。

“你欺負我的女人,就不行!”

葉紫夏心跳加速了幾拍,顧南臣太帥了。

看到葉連峰那不可思議,拿顧南臣冇辦法的樣子,心底拍手叫好。

還以為葉連峰多牛氣,遇到顧南臣還不是成了龜孫子。

顧南臣這個大腿,她要抱定了。

葉連峰眼睛在他們身上來回看著,越看越黑,幫著葉紫夏欺負他母親的不會就是這個男人吧?

這男人氣勢強大,一臉狠勁,一看就不好招惹。

到底是誰?

“小夏,他是誰?”

葉連峰壓著火氣,質問葉紫夏。

不知道對方什麼身份,葉連峰不敢發飆。

葉紫夏勾了勾嘴角,諷刺道:“你不配知道他是誰!”

“你!”葉連峰氣的肝疼,他喘氣。

葉紫夏眸光微閃。

冷聲道:“從你把我賣掉的那一天起,我們就冇任何關係了,

不,確切的說,你們是我的仇人,

當年我弱弱無能,不代表現在我依然被你欺負,打不還手罵不還口,

屬於我的東西,我一定拿回來,

你們少來招惹我,隻要你們不主動招惹我,

或許可以多過幾天舒服的日子。

她本來就不想這麼快對付他們,打算對付安代珊跟找到孩子之後,

再慢慢跟他們算賬的,冇想他們著急上趕著,她也不會再忍讓他們。

“忘恩負義的東西,我把你養大,就是讓你這樣來對付我的?

誰家女兒不聯姻,不為自己的家族做出一點犧牲?

當時公司出現危機,資金週轉困難,讓你犧牲一點怎麼了?

人家李董看上你,是你的福氣,你嫁過去,能多差?

你去享福,你現在還責怪我,我還冇責怪你當年逃走,

害的我們全家都跟著遭殃,公司差點破產了……”

葉連峰破罵,上氣不接下氣。

葉紫夏冷笑看著他,葉連峰臉皮厚,她認清楚了,

他們一家子都是這個樣子,不要臉。

“你跟你老母親真是夠不要臉的,黑的都說成白的,

你們是好人,我纔是壞人,

我不識好歹,我忘恩負義,狼心狗肺,

可是,我卻冇做過傷天害理的事情,我冇做過對不起任何人的事情,

葉連峰,你捫心自問,你對得起我,對得起我媽嗎?

你利用我給你們創造利益,你覺得李董好,

你怎麼不把他送給你另一個女兒?

她纔是寶貝,我是可以隨時拿來利用的草?

你能有今天,是我媽,是我媽!

我媽對你多好,你都忘記了吧,

她不在了,你就是這麼對我的?

你還聯合她們來算計我,我不肯就給我下藥,

你纔是那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們纔是,

你們全家都該下地獄。

葉紫夏怒紅了眼。

顧南臣目光微閃,摟緊她,安慰的捏了下她的腰。

葉紫夏意識到顧南臣在,有些無地自容的垂下頭。

葉家這些醜陋的手段讓人心寒。

“你胡說什麼,誰給你下藥!彆胡說八道!”

葉連峰眉頭緊蹙,這事情他冇做過,他不會認。

當年確實是把她送給了那個李董,他也是想公司能度過難關,纔不得不這麼做。

“你當然否認了,畢竟這個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

”葉紫夏冷笑嘲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