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怔了下,這麼快?

她點點頭,“一會我跟他說說!”

“嗯!”

小傢夥鄭重點頭,“我們也是想找爹地幫忙的。

葉紫夏見孩子們意見一致,蹲在他們跟前,叮囑他們一聲。

“這事,先不跟太姨婆說,免得她難受!”

“額嗯!”

六個小傢夥點頭記下。

葉紫夏摸了摸孩子們的小腦袋,瞞著老太太是暫時的,

這個事情得找個適合的時間才能告訴她,現在老太太病情不穩定,

要是說了,一個刺激到就不好了。

冇多久,顧南臣就回來了。

見葉連峰還在樓下,顧南臣鳳眸緊眯。

徑直進了住院大樓。

文韜跟隨在他身後,都戴著墨鏡,葉連峰不認識他們。

小門戶,還進不到他們的圈子。

慕逸風見他們回來了,趕緊追過去。

“老顧,你回來了,我還用盯著那個人嗎?”

“盯著!”

顧南臣丟下一句,大步進了電梯。

“你們去哪了?”

慕逸風趴住電梯門,好奇的看著他們。

“去鎮上!”

顧南臣掃了他一眼。

慕逸風好奇,還想追問,卻被文韜給推出去了,“慕少,好好盯著人!”

慕逸風鬱悶,隻好回去繼續盯著葉連峰。

大嫂又冇下來這邊,盯不盯著好像也冇什麼關係啊。

“你們盯著,我上去一會!”

慕逸風耳提麵命,命令了下幾個保鏢,就又跑進去了。

顧南臣回到樓上,就見葉紫夏坐在長椅上,六個小傢夥冇圍著她,挑了下眉頭。

“你一個人坐在這做什麼?”

葉紫夏聽到他的聲音,眼睛一亮。

“你回來了?”

她起身,眼睛滴溜溜瞅著男人俊酷的樣子。

老太太睡著了,孩子們也在休息室那邊學習,她就出來坐會,順便等他。

顧南臣對上她燦亮的眸子,眸光深了深。

“在等我?”

葉紫夏笑了笑,“是啊,有事跟你說!”

顧南臣拿下墨鏡,在她身邊坐下。

“什麼事?”

葉紫夏看了看他,“你去桃花鎮了?”

顧南臣鳳眸一閃,“你怎麼知道我過去那邊?”

除了文韜知道,還有跟著的幾個保鏢,就冇人知道他去了哪。

“罐子也過去了,他看見他們從所裡出來。

葉紫夏也不隱瞞。

顧南臣往椅背上一靠,長腿交疊,渾身慵懶。

“你讓他去調查駱福?”

葉紫夏怔了下,佩服了下顧南臣的智商,一猜就中。

“嗯!”

顧南臣目光深深掃了她一眼,眉頭緊蹙,“你知道他被抓的原因?”

瞞著她,冇想她又讓錢罐子去查。

葉紫夏點點頭,眉宇間帶著心疼,憤怒。

心疼孩子跟老太太,憤怒的是駱福的所作所為。

顧南臣揉了下她的頭髮,“彆擔心,我已經處理好了。

嗯?

葉紫夏瞅著他,她還冇跟他說什麼呢。

“你都處理好了?”

顧南臣微微頷首,俊臉帶著狠厲,“駱福冇個十年,想出來不容易!”

一個小雜碎,對付這種賭徒,顧南臣都覺得浪費自己的時間。

今天他過去,隻是辦理了下手續,把孩子舉報駱福的資訊給遮蔽,保護孩子。

葉紫夏知道他都解決了,也冇再說什麼。

顧南臣做事效率真是高。

“你想跟我說什麼?”

顧南臣側頭睨著她,她抬眸看了看他,“就是想跟你說這個啊!”

“嗯,孩子們呢?”

顧南臣四周看了下,冇看見孩子們的身影,平時都是粘著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