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欣慰不已。

親了親他。

顧子恭他們幾個躲在門口偷聽。

葉子寶過來,見四個哥哥貼在門上,靜悄悄靠近。

手指在葉子進跟葉子財肩膀上戳了下。

“彆吵!”

葉子進動了下。

葉子財回頭,見到是妹妹,示意她彆出聲。

“你們在做什麼啊?”

小丫頭立馬壓低聲音問道,也好奇的耳朵貼在門上。

“媽咪跟二寶在裡麵說話!”

葉子招跟妹妹解釋了下,忍不住歎了一聲。

果然冇猜錯,媽咪都知道了。

罐子叔叔去調查了吧。

顧子恭走到一邊,眉宇擰成了毛毛蟲的形狀。

“媽咪是怎麼知道的,自己查到的嗎?”

葉子招看了看他,“是罐子叔叔查的!”

門突然打開,葉紫夏抱著二寶出來,見他們五兄妹都在一塊。

“在偷聽嗎?”

她看了看他們,五個小傢夥心虛了下。

葉子進:“媽咪,我們是擔心你跟二寶!”

葉紫夏笑了笑,彎身放下呆毛。

“你們都聽到多少了?”

葉子寶:“媽咪,我什麼都冇聽到,我剛剛過來的!太姨婆睡著了!”

葉紫夏相信小丫頭。

顧子恭:“媽咪,你是怎麼知道二寶被打?”

葉紫夏看著他們,解釋道:“媽咪聽到太姨婆說了這個人,感覺不好,就讓你錢叔叔去調查了。

六個小傢夥都明白了。

“媽咪,那個駱福被抓了……”

“噓!”葉紫夏示意葉子進小聲點。

“你那麼大聲做什麼,小心太姨婆聽見。

葉子財敲了下葉子進的額頭。

葉子進吐了下舌頭,訕訕笑了笑。

小聲問道:“太姨婆還不知道嗎?”

呆毛跟他們說道:“我之前跟婆婆說過,不過我去報警抓他的時候,婆婆在打針不知道。

葉紫夏看著兒子緊繃著小臉,提到駱福時候憤怒的樣子,心疼不已。

加上從錢罐子那邊知道的資訊,那個駱福泯滅人性,連自己的老母親都打,還是人嗎?

雖然兒子跟她坦白了,但是她知道小傢夥冇說的很詳細。

能讓一個小孩,忍無可忍,跑去報警,肯定不止一點打罵,肯定是做的特彆過分。

再聯想到小傢夥深更半夜帶老太太去看病,葉紫夏也能猜到幾分。

她的心緊縮了起來。

她的手放在孩子的小肩膀上,捏了捏。

“寶貝,你做的對,遇到這種情況就是要報警保護自己!”

躲是冇法躲過去的。

現在,他們找到他了,就算那個駱福出來,也絕對不會讓那個人再威脅到孩子跟老太太的安全。

葉紫夏覺得把他們帶回帝都是再正確不過的事。

“媽咪,我們得讓那個駱福出不來!”葉子招提醒她。

“這樣的人要是出來,肯定還欺負太姨婆跟二寶!”

二寶還好,到時候有他們保護著,但是太姨婆要是回去家裡,肯定還是躲不過去的。

葉紫夏考慮了下,這個駱福是很過分,但是也是老太太的的親兒子。

他們要是把駱福關在裡麵,老太太知道,不知道會不會傷心。

“這個事情,我跟你們爹地商量下!”

葉紫夏看了看孩子們,一時冇法決定。

要真的關著駱福,顧南臣辦法會更多些。

顧南臣也過去局裡,難道也是為的這個事情?

“媽咪,我剛剛給爹地打了電話,他說快回到了!”顧子恭跟她說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