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罐子,你過去村子那邊也瞭解下。

葉紫夏吩咐一聲錢罐子。

錢罐子在門口,就要出發過去,“老大,我現在就過去,有了訊息給你打電話!”

“好,小心點。

葉紫夏叮囑一聲,纔跟錢罐子掛了電話。

她又看了一遍那個監控,深深歎了一聲。

與此同時。

顧子恭幾個小傢夥也查到了駱福被關是跟二寶有關係,叫二寶到隔壁休息室。

葉子招:“二寶,你那個叔叔被抓,是你舉報的嗎?”

呆毛看著他們,過了一會才點頭。

顧子恭:“你為什麼要讓人抓他,是他做錯事嗎?”

葉子財跟葉子進也都好奇瞅著他。

呆毛點點頭,“他打婆婆!”

幾個小傢夥麵麵相覷。

葉子招:“他有打你嗎?”

肯定是太可恨了,二寶才舉報的。

呆毛低著頭,然後搖頭,“冇打過我!”

四個小傢夥又對視了下,都有些不相信。

“二寶,你跟我們說實話,我們會幫你的!”

葉子進望著他,眉頭緊蹙。

“二寶,你要告訴我們實話,我們才知道怎麼幫你!教訓壞人!”

葉子財也勸著他。

葉子招:“二寶,他真的冇打過你?”

顧子恭:“二寶,你跟我們說,我們不會告訴媽咪的!”

呆毛瞅了瞅他們,過了一會才點頭,“打過!”

“壞人!”

“太壞了,怎麼小孩也欺負!”

“哪有人打自己母親的啊,真不是個人!”

“竟然打二寶,等我見到非要教訓他!”四個小傢夥紛紛罵道。

呆毛看到他們義憤填膺,心疼他們,感動不已。

想到駱福報複心強,呆毛心底有些害怕起來,“你們說,他會不會出來啊?”

顧子恭幾個安慰他,“不怕,我們找爹地,爹地有辦法讓他出不來。

那個駱福除了打你們還做什麼壞事冇?”

“他愛賭博,還放高。

利貸!”

呆毛擰著眉頭,跟他們說了下駱福的所有劣跡。

完了,顧子恭跟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紛紛抱住他。

“二寶,以後,我們保護你,不會讓任何人欺負你!”

二寶太苦了。

“謝謝!”呆毛感動不已。

“我有時候躲著他,他也冇打到我幾次,

就是婆婆保護我的時候被他打了,婆婆受傷更嚴重,

有次都打出血,婆婆摔地上……”

呆毛說著說著,哽嚥了起來。

四個小傢夥心疼不已,抱緊他給他力量。

“二寶,我們告訴爹地,讓人好好教育他!”顧子恭憤怒道。

“不要告訴叔叔!”呆毛低頭。

“為什麼?”

葉子招不解看著他,“現在駱福就在裡麵,要是不找叔叔,

駱福可能就關個幾天就出來了,他出來我們倒是也可以教訓他,

但是他關在裡麵會更好,我們現在是小孩,

隻能叔叔出麵才能做得到!”

“我……叔叔會擔心!”

呆毛咬著嘴角,不想告訴顧南臣是怕她擔心。

顧子恭笑了笑,摸了摸呆毛的頭,“二寶,我們不告訴爹地,爹地也會知道啊,

說不定他早就知道了,爹地是怎麼找到你的?”

呆毛愣了下。

“是在醫院找到我的!”

“我覺得,叔叔應該是順著線索找到你的,他找你一整夜了呢!”

葉子進摸了摸下巴。

葉子財推了下臉上的眼鏡,“我覺得應該是你去舉報,被監控到了,他們順著這線索地毯式搜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