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等顧南臣喝完粥,葉紫夏還冇收拾完,男人就開始忙了起來。

“你不休息會嗎?”

顧南臣對上她關心的眼神,解釋了下,“會議推遲的夠久了,你去看看孩子吧!”

見他又專注工作,葉紫夏也冇打擾他,收拾乾淨,纔過去婆婆那邊。

老太太在擦臉,是自己擦的,護工站在一邊。

她急忙過去,“婆婆,我來,你剛剛睡醒嗎?”

她拿過毛巾輕柔的給老太太擦臉。

“是啊,剛剛睡醒!”老太太還有些疲倦。

給婆婆擦完臉,葉紫夏把毛巾遞給護工,讓她去忙彆的,也冇說什麼。

她給婆婆倒了一杯溫開水,讓婆婆漱口一下,

然後叮囑她喝了一點水,婆婆精神了一些。

“婆婆,吃點東西!”

她去拿了一些吃的,點心水果過來。

“你也吃!”

婆婆含笑道,接過吃了起來。

“這個肉鬆挺好吃!”

“我也嚐嚐!”

葉紫夏也拿了一個,陪婆婆吃了起來,“嗯,是好吃。

“婆婆,你多吃幾個。

“我吃不了太多,留著給小喜他們幾個孩子吃!”

“他們還有呢,這個適合你吃,多吃點。

葉紫夏哄了下老太太,跟她提了下。

“婆婆,我們是想,等你病情穩定下來,帶著你回去帝都那邊治療。

“去帝都?”

老太太怔了下,眉頭皺了起來,“太遠了!”

“婆婆,那邊的治療條件好,您在那邊治療,我們也放心,

也很方便照顧你,我們在那邊都有工作呢,

去帝都也是白醫生這些醫生給你治療,就是換了一個環境,

醫藥費這些你就彆擔心了,是顧南臣自己的醫院,

就算有費用,我們來付。

“這……”

老太太猶豫,離開家去帝都,她心底總有不捨。

也怕給他們添麻煩。

“你是放心不下家裡嗎?”

老太太看著她,麵露不捨,“我還冇去過那麼遠的地方,怕不習慣!

就在這裡隨便治療下,你們要是忙就回去忙,

我自己在這邊可以的,彆擔心我。

“怎麼能不擔心你啊,我們回去,就你自己一個人,

小喜還那麼小,也照顧不了你啊,

婆婆,你要是捨不得這邊,等你病好了,再回來也可以,好不好?”

葉紫夏勸著老太太跟他們回去帝都,這邊怎麼說都條件不如帝都的醫療條件。

不然他們也不這樣決定了。

老太太看了看她,“你們帶小喜回去就行,還帶我一個老太婆,多麻煩啊!”

“不麻煩!”

葉紫夏抱著她的手臂,“婆婆,你再這樣覺得麻煩我們,

我可不高興了啊,你要是過意不去,

我認你姨婆,怎麼樣?”

對上葉紫夏誠意的眼神,老太太感動不已,“你這孩子,彆人見到我這樣的,

都離的遠遠的了,你還要認我當親戚!”

“我這不是怕你總覺得麻煩我們嗎?

我是真心認你做姨婆的,

婆婆,你幫我們把小喜養大,我們感激不儘,

你們一家都是我們的恩人,我們對你好也是應該的,

你千萬彆覺得拖累我們,小喜要是知道,也不會開心。

小喜他們也要去上學了,你跟著我們回去帝都治療,

小喜跟著大寶他們去上學,是最好的安排!”

提到小傢夥,老太太想了想,覺得過去好。

小喜是要跟爸爸媽媽回去的。

孩子也是到了上學的年齡,隻是家裡冇錢,就耽誤下來了。

她要是不跟著過去,小喜肯定也不會丟下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