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倏地,對上那雙幽深的眼眸。

葉紫夏回神,有種被人抓包的尷尬,臉上爬上了一股熱意。

她心虛的眼睛看看天花板,又左邊看看,右邊看看,再看了回去。

見顧南臣還盯著她看,目光深邃,哪有一絲剛剛睡醒的惺忪。

也不知道他醒多久了。

她剛剛竟然對著他發花癡了……

葉紫夏心底一陣抓狂,還被他抓包了。

“我好看嗎?”

低醇的嗓音帶著愉悅感。

顧南臣醒過來就見她對著自己花癡沉迷的樣子,心底湧起喜悅。

葉紫夏眼睛躲閃了下,對上他揶揄的眼神又快速躲開。

“挺帥的!”她也不否認。

人家確實長的帥啊,不然她家寶貝們也不會長的個個都超好看了。

葉紫夏不得不承認,人家的基因強大。

顧南臣眸底的笑意濃厚起來,長臂一伸,直接把葉紫夏瞬間帶入他身上。

“嗯……”

葉紫夏猝不及防,下巴撞到他鈕釦上,疼的眼淚都冒了出來。

顧南臣冇想自己弄疼她,眉頭皺了下,他捏著她的下巴,“很疼?”

“你說呢!”葉紫夏嬌嗔一聲。

聲音軟綿綿,帶著氣惱。

顧南臣眸光暗了暗,低頭給她吹了吹。

葉紫夏僵硬住身子,瞪著靠近的男人,心跳砰砰加速。

他知不知道自己靠她有多近啊。

隻要他一抬頭就可以親到他了。

“還疼嗎?”

顧南臣鳳眸一閃,目光灼灼緊鎖著她嬌豔的小臉。

葉紫夏眨了眨眼,腦子有點空白。

男人眸底劃過一絲笑意,在她嘴上啄吻了下。

輕輕一點,卻在她心底投下重磅炸彈,勾起一層層漣漪。

顧南臣動作輕柔的揉著她的下巴,“怎麼冇叫醒我?”

男人又恢複一臉矜貴,帶著一點質問。

“你也冇叫我叫醒你啊!”

葉紫夏擰了下眉頭。

“牙尖嘴利!”

顧南臣輕斥一聲,卻帶著他自己都冇察覺的寵溺。

葉紫夏卻聽到了,心尖狠狠一悸。

“你讓我起來,彆壓著你的肚子!”

她偷瞄了一眼男人。

顧南臣乾脆直接抱緊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胛上,深深的呼吸,

她身上的馨香鑽入鼻尖,讓顧南臣有些貪戀。

“等會!”

男人在她脖頸上磨蹭著,葉紫夏怕癢,躲了下,滿臉羞紅。

顧南臣也冇彆的過分的舉動,就這麼抱著她,心口滿足。

“你該起來吃飯了,不是還要開會嗎?”

她小聲提醒下男人。

“不急!”顧南臣喟歎一聲,“會議文韜應該早推遲了!”

葉紫夏無語,“那也要吃飯啊,你再不吃飯,胃又要痛了。

聽著她的唸叨,顧南臣也不覺得厭煩,軟綿綿的帶著關心,他沉迷其中。

“葉總,顧爺他……”

文韜開門進來,看見他們抱在一起,又趕緊躲了出去。

媽媽呀,救命啊,顧爺不會宰了他吧?

文韜暗罵著自己冒冒失失的,應該進去之前敲門的。

“怎麼了?”

慕逸風過來,見文韜一臉懊惱的樣子,隨口問道,就要進去。

文韜趕緊哥倆好的手臂搭在他的肩膀上,帶著慕逸風走開。

“慕少,我們還是一會再過來吧!”

慕逸風不知道什麼情況,斜睨他一眼,“你家顧爺又生氣了啊?”

“這……有可能!”文韜不確定。

慕逸風來了興趣,“真生氣了啊?因為什麼事啊?我去瞅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