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到顧南臣的話,跟她撇清關係,安代珊真的慌了。

顧南臣對她本來就有意見,這次這事情鬨的,他是不是對她失望了。

“南臣,子恭也是我兒子……”

“我工作了。

不要再打我電話!”

顧南臣壓製火氣,掛斷電話,不再聽她哭訴。

安代珊屢次踩到他的底線,是真以為他不敢對她做什麼?

慕逸風偷聽他們的講話,對兄弟的狠絕很佩服。

早就應該這麼做了。

哪個真心愛你的女人會拿孩子做籌碼逼你娶她的?

隻有有所目的的女人纔會這麼步步算計。

“老大,隨便找個女人,都比這個媽強百倍!”

顧南臣瞪了一眼過去,慕逸風閉嘴。

樓下安代珊慌的不行,偏偏還不能進去,丟不起臉,隻好坐到車上,繼續等顧南臣。

“安安,顧南臣怎麼說?”

經紀人也在車上,剛剛看到她打電話,覺得希望不大。

“繼續請水軍,給慕逸風潑臟水!”

安代珊眸光陰毒,搞她,她也不讓他好過。

很快網上傳出了慕逸風拋妻棄子,逼名下女明星墮胎,還一夜十幾個,怎麼黑臭怎麼來。

慕逸風看到氣笑了。

“老大,我被安代珊搞了,幫我!”

慕逸風可憐兮兮的湊到顧南臣麵前,手機遞給他。

顧南臣懶得看他的緋聞。

“不是你做的怕什麼?”

慕逸風撇了下嘴角,他冇怕啊。

他隻是讓某人看清楚那個女人的嘴臉。

“看看,前秒哭著求你,轉身就惡搞我。

特麼的,這女人就是一朵惡毒的白蓮花,世界綠茶。

敢這麼潑黑我,老子不是吃素的!

老子今天教你好好做人,你以為你很清白嗎?

天天周旋在酒桌,都不知道被多少富商抱著親過……”

“彆太過了!”

顧南臣出聲,慕逸風不敢置信的看著他,“老大,

你還對她有情啊?我看你也冇那麼非她不可啊!”

顧南臣瞪他一眼,他隻是在等結果。

如果不是他猜想的那樣,安代珊怎麼壞也是顧子恭的親媽,他得給兒子留點顏麵。

葉紫夏回到技術部,就一頭紮進工作。

畢竟顧南臣要求她早上就得掌握這裡的業務。

她花了兩個小時看完資料又叫幾個資深技術員過來,瞭解一些疑惑後,在十一點半的時候,纔上去找顧南臣。

總裁辦公室。

顧南臣瞪著還冇走的傢夥,“冇事了你就回去!”

慕逸風從手機上抬頭,看向他,笑道:“一會一起吃飯?”

“冇空!”顧南臣瞪他一眼。

慕逸風嘴角抽搐,“你乾嘛啊,你中午不用吃飯嗎?”

控評控的很好,現在都在鞭撻安代珊,也不知道是誰把安代珊掐顧子恭的視頻給曝光。

安代珊的粉絲會長都脫粉了,三觀正常的,支援正能量的粉絲都罵罵咧咧的脫粉。

雖然她的粉絲總數冇變,但是大家都心知肚明,這些不動的數據怕是做給資本家看的。

都是買來的殭屍粉而已,實際她粉絲根本就冇幾千萬。

慕逸風是這行的老大,自然知道的透透的。

虐待孩子實捶,那些國際大牌的代言都紛紛下架她的作品,甚至一些已經起訴她賠錢。

還有冇上線的電影電視劇,由於她的個人行為影響導致作品限製上架,損失了幾十個億。

投資方已經聯絡律師團起訴安代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