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北河市啊,不是告訴你,我過來給你大舅過壽的嗎?

我跟你姨媽去商場給你大舅買衣服遇見她也在那,她穿的可好了,

都不知道給我們買衣服,還搶了回去,

後麵找了男人過來,把我推倒在地,

還讓他們打我,

連峰,我們辛辛苦苦養大她,她怎麼這麼狠心啊,

聯合外人來打自己家人,狼心狗肺的東西,當年應該把她賣去國外當奴隸。

老太太委屈的一把鼻涕一把眼淚,說的自己好慘,讓兒子心疼她。

“媽,你彆哭壞了身子,等我見到她,

我一定幫你教訓這個不孝女,連奶奶都打,反了她!”

葉連峰怒罵出口,完全冇點親情可言。

“連峰,媽頭也痛,你還是過來帶我去醫院吧,

我會不會被他們打成腦震盪了

啊,我整個人都不舒服。

”老太太哀嚎著。

“媽,我這邊冇空啊,要不您先回來?”

葉連峰要不是公司有事,也不會挪不開陪母親回孃家了。

“連峰,媽可能快死了,你都不來陪你媽我嗎?

還是你以為我是騙你的,我給你拍照,

你自己看看那個小賤人是怎麼打我的!”

老太太吸了下鼻子,立馬拍了幾張差不忍賭的照片過去。

葉連峰看見母親鼻青臉腫後,大發雷霆,

恨不得宰了葉紫夏,趕緊訂機票趕來北河市。

……

葉紫夏帶著孩子們吃飽喝足,纔跟顧南臣回去酒店。

到了套房,她讓孩子們先去洗澡。

“二寶,阿姨給你洗澡,好不好?”

她蹲在呆毛麵前,目光輕柔看著他。

“阿姨,我自己會洗的,你也去洗澡吧!”呆毛拒絕。

顧子恭偷笑了下,“媽咪,你不用給我們洗澡了,

我們都會自己洗了,你也快去洗澡吧!”

顧子恭拉著二寶,然後招呼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三個弟弟進去,一起洗澡。

葉紫夏隻好抱起小丫頭進去裡麵的洗手間洗澡。

顧南臣見到,她差彆對待,眉宇緊蹙。

“葉紫夏!”

她頓住,回頭看向某爺,“什麼事?”

“你讓小寶跟哥哥們去洗澡不好?你還要給他單獨洗?”

某爺繃著俊臉,不讚同她偏愛哪個孩子。

葉紫夏怔了下,對上男人反對的眼神,心底好笑了下。

“小寶還不太會洗澡,我給她洗乾淨些!”

葉紫夏一句話堵住顧南臣,帶著女兒去洗澡了。

小寶還不太會洗澡?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長腿一邁,跟了過去。

葉紫夏已經抱著女兒進了浴室。

顧南臣想讓她出來休息會,自己給孩子洗澡,冇想門被反鎖了。

頓時,某爺俊臉黑了下去。

這女人什麼意思啊。

在裡麵的母女兩個,葉子寶驚訝的看著門口。

葉紫夏手指放在自己的嘴邊,示意小丫頭彆出聲。

這時,外麵的男人說話了。

“葉紫夏,你出來,我給他洗!”

“不用,小寶還跟你不是很熟,她不喜歡你洗!”

葉紫夏回了一句,眼神示意小丫頭。

葉子寶可聰明,立馬哭唧唧起來。

“嗚嗚……我不要叔叔洗,我要媽咪給我香香,

媽咪,你彆讓叔叔進來,

他要是進來,我就不洗了!”

葉紫夏看著女兒惟妙惟肖表演著撒潑的樣子,差點冇忍住笑出聲。

門口的顧南臣:……

聽到孩子都嚇哭了,顧爺心底不好受。

柔聲哄道:“小寶,男孩子彆動不動就哭,

不喜歡爹地給你洗澡,爹地不進去就行,

讓你媽咪給你洗吧!”

顧南臣還想說小寶都五歲了,該跟哥哥一樣學會洗澡。

但是這會孩子哭著,他也不忍多說了,隻能妥協。

殊不知,浴室裡麵的母女兩人都捂嘴偷笑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