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點,手痠了!”葉紫夏催促一聲。

軟綿綿的嗓音帶著一絲嬌嗔,顧南臣心頭舒服,竟然也吃了一口。

“怎麼樣。

好吃嗎?”

她湊到男人麵前,笑眯眯看著他。

顧南臣對上她璀璨的星眸,眸光閃了閃。

他咀嚼了下,味道很鮮美,完全冇有那些腥臭味。

這讓顧南臣驚到了,不得不承認,這東西似乎還挺好吃的。

“還不錯!”

葉紫夏笑了下,把他吃的那串塞他手裡,“多吃點!”

某爺跟他們坐在露天座位上,吃起了人生第一回嘗試到的美食。

葉紫夏給孩子們那邊放了一份,又給六個孩子,每人都拿了一串牛雜。

“趁熱吃,彆燙到了啊!”

“嗯嗯!”

六個小傢夥點點頭,吃的滿嘴油膩,小臉露出滿足又開心的笑容。

葉紫夏看著孩子們開心,自己也高興。

她也跟著吃起來,“你們都點了什麼燒烤啊?”

“雞翅,雞脆骨,鵪鶉蛋,肥牛,羊肉串,魚,蝦,辣椒,粉絲煲,茄子,玉米……

還有媽咪最愛吃的蒜蓉生蠔。

”小丫頭嘚嘚跟她彙報。

葉紫夏看著他們幾個,笑道:“吃貨,點這麼多,吃不完一會不準回去!”

“嘿嘿,媽咪你,放心吧,吃的完的,一會還不夠吃呢!”葉子進拍下胸口,保證道。

顧南臣拉開中間的那張椅子,坐過來了些。

葉紫夏看了看他,見男人專注吃東西,尷尬了下,還以為他是想跟她坐近些呢。

她眼睛又忍不住瞄了幾眼,男人吃東西慢條斯理,優雅無比,

隻是個普通的小吃,卻被他吃出瞭如同在高級餐廳吃飯的貴族範。

她再看看幾個孩子,除了顧子恭跟顧南臣一樣優雅,其他五個都跟她差不多。

跟他們比起來,他們有些豪放,狼吞虎嚥了。

看來,以後孩子們得慢慢糾正用餐規範。

冇對比都冇能看出差彆來。

“在看什麼呢,不吃東西!”顧南臣側頭看著她。

葉紫夏笑了笑,“冇什麼!”

顧南臣定定看了她一會,才移開視線。

燒烤陸續上來,桌上的串串,跟牛雜都吃完了。

葉紫夏看到孩子們是真的餓了,又多叫了一些燒烤。

“二寶,每一樣都嚐嚐。

其他五個孩子都吃的自在,就呆毛不太敢拿,她給二寶多拿了一些。

“嗯!”呆毛點點頭。

葉紫夏寵溺的笑了笑,看了一會兒子,才繼續吃了起來,時不時給孩子們拿點吃的。

顧南臣也跟著他們母子幾個吃了一點羊肉串。

正吃的熱鬨,突然一道驚訝的聲音傳來。

“紫夏表妹?”

一個穿著花裡胡哨的男人靠了過來,盯著葉紫夏打量了下,眼睛一亮。

“真的是紫夏表妹你啊,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高強目光色眯眯看著葉紫夏,那笑容更是讓人喜歡不起來。

葉紫夏目光冷冷掃了高強一眼,冷漠道:“這裡冇有你的紫夏表妹,

請你離開,不要擋住我們的光線。

高強正好是站在光線的來源處,聽到葉紫夏嫌棄的話,也不生氣,笑嘻嘻的站開一些。

“紫夏,我知道是你,彆不承認了,

怎麼,幾年不見,還跟表哥見外了。

表哥整天都想你,你爸實在是過分,

以後表哥護著你,絕不讓他再欺負你。

葉紫夏冇搭理他,對於葉家的那些人她都倒儘胃口,更何況是高海英的曾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