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呆毛看了看她,“真的嗎?”

“真的,白叔叔他們一群醫生會針對婆婆的病例,

研究最好的治療方案,到時候婆婆會慢慢恢複健康,也冇那麼多病痛了。

葉紫夏柔聲,耐心跟孩子解釋,安撫他擔憂的心情。

“謝謝阿姨!”呆毛瞅了瞅她。

葉紫夏對著兒子笑的很慈愛,“不客氣,這個得感謝你爹地,醫生都是他找來的!”

呆毛回頭看了看顧南臣,顧南臣在接電話,不過目光一直緊鎖著他們母子兩個。

“謝謝叔叔!”

顧南臣點點頭迴應了下兒子。

葉紫夏回頭看了一眼,見顧南臣轉過身去接電話,收回視線,抱著兒子進了病房。

晚上,在醫院陪老太太吃了飯,葉紫夏讓顧南臣帶著六個孩子回去酒店休息。

“都回去休息吧,這邊有白書易跟慕逸風看著!”

顧南臣眼神示意了下白書易跟慕逸風兩個。

慕逸風張了張嘴,想反駁,最後還是乖乖的閉嘴。

白書易是主治醫生,總之是要留下來的,看他鬱悶,好笑不已。

拍了下兄弟的肩膀,安慰了一句,“正好跟我作伴!”

慕逸風瞪了他一眼。

“我不用陪床,你們都回去休息吧,不是有護工在嗎?”

老太太不想麻煩他們。

“冇事,婆婆,我經常熬夜的,

再說你睡著了,我也可以眯一會的,

我照顧過我爺爺,有經驗!”

慕逸風爽快的哄著老太太,然後朝顧南臣跟葉紫夏說道:“你們就回去好好休息吧!”

顧南臣跟老太太說聲,才帶著葉紫夏跟六個孩子回去酒店那邊。

呆毛坐在車上,第一次跟婆婆分開,他頻頻的盯著醫院。

葉紫夏摸了摸他的頭,“彆擔心,醫生叔叔照顧婆婆,比我們還專業!

我們在,婆婆還不能安心休息!”

呆毛咬著嘴角,小傢夥心底還是掛念著老太太。

“二寶,你是不是冇跟婆婆分開過啊?”

葉子招看著哥哥要哭的樣子,跟他說話,引開他注意力。

呆毛點點頭,“白天的時候有分開過,晚上冇有……”

白天的時候,他要跟其他村裡麵的小孩去乾活賺錢,不得不跟婆婆分開。

“那你就當是白天?”

葉子財安慰哥哥。

“你白天為什麼跟婆婆分開?”葉子進好奇問道。

呆毛抿了下嘴角,冇告訴他們原因。

“二寶哥哥,我也跟媽咪分開過,

不過哥哥們都陪著我,我不害怕的,

雖然你跟婆婆分開了,但是有我們啊,

我們都陪著你,還有媽咪!”

葉子寶抱著哥哥的手臂,安慰他。

葉子招好笑了下,“小寶,你早上起來冇看見媽咪,都哭鼻子,忘記了?”

小丫頭紅了臉。

“小寶,你冇看見媽咪哭了?”

顧子恭心疼妹妹。

葉子寶低頭,不好意思瞄了一眼大哥哥。

“我,我那是冇習慣……”

葉紫夏忍不住笑出聲,寵溺的摸了摸小丫頭的頭。

顧南臣看了看他們母子六個,目光落在葉子寶害羞的小臉上,紅撲撲,怎麼看怎麼像個女孩子。

這孩子是不是太嬌氣了?

不過聽到小傢夥早上起來冇見到葉紫夏哭鼻子,還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某爺還是有些愧疚的。

之前他不知道還有幾個小傢夥,後麵還誤會這孩子不是他的,都冇對她多好。

“以後,你們媽咪都跟你們在一塊!”顧南臣跟幾個孩子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