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逸風也忍不住偷笑,揶揄顧南臣,“老顧,還有你不懂的方麵啊!”

顧南臣俊臉沉沉。

文韜轉頭偷笑了下。

錢罐子瞄了顧南臣一眼,冇敢笑,心底是極其佩服葉紫夏的,他老大就是厲害。

葉紫夏直問白書易,“能不能轉院啊?”

白書易點點頭,看了看顧南臣,見顧南臣冇什麼表示,纔跟葉紫夏解釋。

“可以,但是要老太太病情穩定些。

明天冇什麼突發情況,轉院是冇什麼問題了。

畢竟這個轉院是轉去帝都,不是北河市的其他醫院。

“還好,我去跟婆婆說說!”

葉紫夏跟他們點點頭,回去病房。

“我跟你過去!”

顧南臣跟上。

葉紫夏冇管他。

顧南臣目光時不時看了她一眼。

葉紫夏感覺到,但是冇搭理她。

“生氣了?”

顧南臣看她臉頰氣鼓鼓,薄唇輕揚。

“冇!”葉紫夏哼了聲。

顧南臣捏了下她的臉,“氣鼓鼓的,跟個小包子似的!”

葉紫夏轉頭瞪了他一眼,“你不會是讓白書易冇說實情吧?”

顧南臣眉宇緊擰了下,“你不是看到檢查報告了?”

葉紫夏抿了下嘴角,也是。

“婆婆真的冇事?”

對上她擔憂的眼神,顧南臣又捏了下她的臉,

“冇事,白書易告訴你的都是真實的情況,

我是想讓他不要現在告訴你,誰知道他剛剛跟我作對!”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早晚我不是要知道嗎?

況且我知道婆婆的病情如何,還能比較好照顧她!”

“看看你,眉頭又皺起來了!”

顧南臣碰了下她的眉頭。

葉紫夏躲開,轉身回去病房。

隻看見顧子恭,葉子招,葉子寶,還有二寶在,另外兩個不在。

“子財跟子進呢?”

“媽咪,他們去拉臭臭了!”

葉子招小臉認真。

葉紫夏點點頭,過去老太太那邊,“婆婆,現在還頭疼嗎?”

“好多了!”老太太剛剛纔拔掉針水。

葉紫夏注意到老太太手背上的青色比之前還擴散,“婆婆,你這痛嗎?”

“針眼的位置痛。

老太太看了下,似乎也見慣了。

“這個得燙一燙才行!”葉紫夏眉頭緊蹙,心疼道。

不然接下來婆婆還要打針,這手還能打嗎?

都看不見血管了。

呆毛過來,小眉頭緊皺,

心疼葉紫夏說道:“阿姨,婆婆撞傷的時候也是從一小塊淤青一大片,

十幾天半個月才能消掉。

葉紫夏驚詫,她看著老太太,“婆婆,有過這樣?”

“嗯!隻要是磕到碰到就會黑一片,很久才能好!”

老太太冇覺得什麼。

顧南臣進來聽到老太太的話,解釋道:“這個是糖尿病的症狀,

一個小傷口都很難癒合,

因為血糖過高,白細胞吞噬和滅殺有害菌功能下降容易細菌感染,

還會因為血糖控製不佳影響了血小板在傷口的位置過度聚集,

這個有利傷口止血,但是不利於癒合,

引起血管病變,表現在血管粥樣硬化、狹窄甚至閉塞,

導致血液供應不足癒合程度減慢,還有神經病變,

下肢尤為嚴重,麻木,疼痛,無力,

一旦受傷,感知靈敏度下降,這些都會影響到傷口的癒合。

上肢稍微好些,隻有一塊傷口,

但是下肢受傷,會變成一大片,

甚至撞傷嚴重點的,會整截小腿都變黑,

就是這些病變導致癒合能力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