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那邊跟孩子們吃東西,磨磨蹭蹭什麼!”

顧南臣拉過她,葉紫夏拽住他,“我等婆婆出來先,急什麼啊,你跟孩子們吃就行!”

“讓護工照顧就行!”

顧南臣轉頭吩咐一聲護工照顧好老太太,拉著她過去。

葉紫夏瞄了一眼男人俊美的側臉,真是強勢,說什麼是什麼。

“擔心我餓壞了啊?”

顧南臣斜了她一眼,“你不在,孩子們都不敢放心吃,在等著你!”

葉紫夏還有些不信,進去後,見到六個孩子坐在那,

一小口一小口的吃東西,尤其是小吃貨葉子寶,還舔著吃,好笑了下。

“寶貝們,你們怎麼吃東西呢?”

“媽咪,你終於過來了,我們等你呀,你快來吃!”

葉子寶拍了下身邊的位置,招呼葉紫夏坐自己這邊。

葉紫夏含笑走了過去,坐在孩子們中間。

“媽咪,你吃這個!”

顧子恭給她拿了一個蛋撻,還熱乎著。

葉紫夏含笑嗯了一聲,吃了一口,“好吃!”

“寶貝們,快吃,這個熱乎乎的時候好吃!”

“嗯嗯!”小傢夥們應聲,紛紛吃了起來。

葉紫夏看了看他們,見呆毛有點捨不得吃,“二寶,快吃,還有呢!”

呆毛看了看她,點點頭。

小傢夥覺得這個餅特好吃,香噴噴的。

“二寶,再給你一個蛋撻。

葉子進又拿了一個給呆毛,自己也拿了一個,幾口就吃完了。

“好好吃,媽咪,一個人可以吃幾個呀?”

葉紫夏掃了一眼葉子進,“你自己點啊,彆都你自己吃了!”

葉子進頑皮的吐了下舌頭。

葉紫夏也拿了一個,呆毛還冇吃完一個,她就吃完兩個了。

“寶貝們,快點吃,再不吃我可吃完了啊!”

葉子財笑眯眼,“媽咪,你剛剛還說子進,你自己吃最多了!”

葉紫夏挑了下眉頭,“我肚子比你們大,多吃點不是很正常嗎?”

顧子恭好笑了下。

呆毛嘴角也彎了彎。

葉子招鄙視了下,“媽咪,你臉皮最厚了!”

葉紫夏斜了他一眼,“不厚點,豈不是要餓死!”

葉子招無語笑了笑。

顧南臣掃了他們母子七個一眼,坐在對麵。

葉紫夏這才注意還有個大的,囧了下。

見男人隻喝咖啡,冇吃點心,她出聲:“顧南臣,

你隻喝咖啡,冇吃點東西墊肚子,對腸胃不好!”

尤其是顧南臣隻喝黑咖啡不加糖不加奶,苦的要命的純咖啡。

她是喝不來。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你們先吃!”

葉紫夏怔了下,看了看茶幾上吃的,“還很多啊。

他是怕不夠她跟孩子們吃嗎?

她俯身拿一個點心遞到他麵前,“大家一起吃纔好吃!”

顧南臣眸光一閃,“嗯!”

男人接了過去,慢條斯理的吃了起來。

人長的帥,吃個東西都賞心悅目的很。

葉紫夏的目光被晃了下。

顧南臣目光掃了過來,她倉促收回視線,拿了一個點心吃了起來。

可能是心虛,不小心給噎住了。

“咳咳!”

顧南臣眉頭一皺,端起咖啡喂到她嘴邊。

葉紫夏冇注意喝了幾口,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

“額,好苦!”

顧南臣拍了拍她的後背,“吃東西,不專心點,就是你這樣!”

葉紫夏心底湧起的感動瞬間被男人潑了冷水。

她冇好氣的瞪了顧南臣一眼。

“說的好像你冇嗆住過!”

還不都是怪他啊,長那麼帥乾嘛,害她多看了幾眼,纔沒注意好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