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睡醒,剛睜開眼,一張俊臉就闖入她眸底。

她怔了下,兒子怎麼突然長大了?

葉紫夏懵懵地眨了眨眼,驀然對上一雙幽深的鳳眸,她一個激靈,回神。

乖乖,這哪是兒子啊,明明就是顧南臣。

她不是抱的兒子睡覺嗎?

怎麼變成顧南臣了?

她驚呼:“你怎麼在這?”

顧南臣目光幽幽睨著她驚詫的樣子,“這要問你!”

葉紫夏愣了下,問她?

發現他的手臂攬在自己的腰上,她抬手推了下男人。

“你放手!”

顧南臣挑了下劍眉,邪魅的鎖著她,“不應該是你先放手?”

男人撥出來的氣息噴灑在她臉上,麻麻癢癢的,

葉紫夏縮回手,轉身躺平,臉頰滾燙。

顧南臣目光灼灼,盯著她。

“你怎麼睡這?”

葉紫夏眼神躲閃,看著彆處。

顧南臣單手撐著頭,目光揶揄。

“你拉著我的衣服,讓我上來的!”

葉紫夏驚愕,轉頭反駁他,“怎麼可能!”

顧南臣帥氣的挑了下眉頭,“你還喊我寶貝!”

葉紫夏:……

她抓著他的衣服喊他寶貝?

顧南臣不會是誆她的吧?

“我不信!”葉紫夏否認。

顧南臣看著抵賴的女人,嗬嗬了一聲。

“我就應該錄下來,放給你聽!”

葉紫夏瞄了他一眼,她真的這麼叫他了?

她好像做夢了,說不定也有可能是把他打成兒子。

“我做夢了,可能是把你當成兒子了!”

顧南臣聽到她這話,俊臉黑如鐵鍋。

她確實是因為做夢把他當成兒子了。

“二寶呢?”

葉紫夏坐起身,四處張望找兒子。

“在隔壁!”

顧南臣坐起身,勁直去洗手間。

睡了一會,顧南臣倍覺特彆精神,心情還有些好。

葉紫夏看了看男人的背影,也下床,搓了幾把臉,她出去找了下孩子。

六個小傢夥在陪著老太太說話,氣氛愉悅。

她笑了笑,就要轉身回去休息室洗臉,孩子們卻發現他們了。

“媽咪,你起來了!”

小丫頭跑的比誰都快,撲了過來,抱住她。

葉紫夏寵溺的抱起她,在她臉上親了下,“你們什麼時候過來的?”

“媽咪,我們過來快一個小時了!”葉子寶笑眯眯看著她,也親了下她。

“媽咪,你睡好了嗎?”

葉紫夏點點頭,“睡飽了!”

“媽咪!”

顧子恭,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也都過來,仰著小臉看她,一臉開心。

呆毛也在那邊瞅著她。

葉紫夏摸了摸孩子們的腦袋,“你們這麼快過來,才睡多久啊,不會都冇睡吧?”

“媽咪,我們睡了哦,睡了半個小時!”葉子進搶先道。

“我們都睡覺了,不過叔叔冇睡!”葉子財笑眯眼。

葉紫夏輕笑了下,難怪顧南臣跑來這裡睡。

她看了看幾個孩子,朝著呆毛笑問道:“小喜,你中午睡了多久呀?”

“我也睡了半個小時!”呆毛小聲應道。

葉紫夏對著他笑了笑,彎身放下小丫頭。

過去關心下老太太,招呼了下孩子們,“你們彆太吵婆婆休息啊,媽咪去洗個臉再過來!”

“知道了,媽咪!”顧子恭跟葉子招異口同聲應道。

葉紫夏過去休息室那邊,顧南臣出來了,坐在沙發那邊不知道在看什麼。

“洗個臉出來吃東西!”

她轉頭看了一眼,茶幾上還真的擺放了不少下午茶。

“哦!”

她應了聲,轉身進去洗手間,“你叫孩子們過來吃點!”

顧南臣冇吭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