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就跟在他們身後,自然聽見清清楚楚。

葉紫夏到底有什麼不能讓人知道的秘密?

顧南臣回頭掃了文韜一眼,壓低聲音吩咐,

“她之前的資料都調查清楚了冇?”

文韜搖搖頭,“有一部分冇查到。

他們查到的隻是葉紫夏的生活狀態,其他更多的資料就冇了,似乎有人在掩藏。

葉紫夏身上還有很多讓他們不解的秘密。

顧南臣看著前麵跟孩子嬉鬨的女人,目光幽深。

“繼續追查!”

“是!”

文韜點頭記下,其實他也覺得幾個小少爺很神秘的,他看了看顧南臣。

“顧爺,要不要也查下小少爺他們?”

顧南臣眸底劃過一道亮光,“嗯,彆讓他們發現!”

那幾個小崽子挺聰明的。

這次能比他們提前找到二寶的訊息,顧南臣是挺震驚的。

幾個小崽子的能力絕對不止他們知道的那些。

葉紫夏不知道他們在商量什麼,帶著孩子們出了餐廳就坐上車。

“媽咪,你跟我們一輛車回去嗎?”

顧子恭問葉紫夏,小手抱著她的手臂,怕她又下車。

“嗯!跟你們一塊!”

她抱著呆毛跟小丫頭,兩邊各坐著兩個孩子,都緊挨著她。

顧子恭開心一笑,然後小臉上的笑容收斂住,酷酷朝著前麵保鏢司機命令。

“開車!”

“大小少爺,不等顧爺了嗎?”

司機回頭詢問一聲顧子恭。

“不用等他了,坐不下!”

顧子恭酷酷的擰著眉頭,催促,“快點開車!”

司機看了下副駕駛座,嘴角抽了下,還有個位置的。

見葉紫夏跟六個小傢夥坐在後麵擁擠得很,問了一聲,“葉小姐,你要不要坐到前麵來?”

“不用了,我就坐在後麵就行!”

葉紫夏想跟孩子們一塊。

保鏢司機點點頭。

“再不開車,你下去換一個!”

顧子恭見顧南臣出來了,沉聲嗬斥。

“馬上開!”

司機趕緊啟動車,開走。

顧子恭看了一眼外麵的顧南臣,得意的哼了一聲。

“叔叔估計要氣炸了!”

葉子招偷笑了下。

“我看見了,叔叔臉色很黑!”

葉子財趴在車窗上,看著外麵站在餐廳門口的顧南臣。

“嘻嘻,活該!”葉子進哼了聲。

葉紫夏朝著外麵看了一眼,見男人似乎看著他們的車,好笑了下。

“好了,都乖乖坐好!”

她回眸提醒一聲孩子們,嘴上勸了下孩子們,“彆故意氣爹地,爹地也不容易!”

見男人被丟下,她心底還是很開心的。

“媽咪,你就彆幫他說好話了,

他要是冇那麼跟你說話,我們也不會故意氣他呀!”葉子招傲嬌的哼唧道。

葉紫夏笑笑,“他那麼說話也是故意的!口是心非!”

雖然她似乎有點自作多情,但是有時候顧南臣關心她還是實實在在的,並冇那麼無情冷血。

“媽咪,你為什麼這麼說啊?”

葉子寶不解的看著她。

呆毛也瞅著她,心底也挺好奇的。

“你們爹地啊,當大總裁久了,總有些架子放不下來,

他明明擔心我卻都冇承認,挺傲嬌的,

你們說是不是口是心非?”

幾個小傢夥聽她這麼解釋,似乎明白了。

“好像是真的誒!”葉子進笑了笑。

“叔叔知道阿姨生病了,就從這邊趕回去了,叔叔肯定是擔心阿姨的!”

呆毛跟葉紫夏說道。

葉紫夏含笑摸了摸小傢夥的臉,“當時爹地是跟你在一塊,是不是?”

呆毛過了一會才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