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慕逸風挑了下眉頭,直接錄音,諷刺的笑了下。

“那你敢說這些,你冇做過?

安代珊,你是不是覺得你已經是顧家少奶奶,可以肆無忌憚的虐待子恭,

顧南臣都不跟你計較?就是你嫁給了他,他一樣可以把你給休了。

什麼玩意。

不疼子恭就算了,還是不是親媽啊。

“我冇做過,憑什麼汙衊我。

”安代珊否認。

“嘖嘖,以前怎麼冇看出來你這麼無恥?

你意思是子恭說謊,栽贓你這個親媽?”

安代珊臉扭曲的抽搐了下,這話反駁不了,本來在顧南臣那邊就捅破了。

“那也輪不到你來指責我,

南臣都冇說什麼,你算什麼東西!”安代珊破口大罵。

“是啊,安小姐好大的口氣,

你想告我還是怎麼請便,我慕逸風奉陪到底!”

他慕家也不是吃素的。

“給我把微博刪掉!公開道歉!”安代珊氣炸。

“不好意思,做不到!再見,呸,再也不見!

看見你怕把隔夜飯吐出來。

好好做個人吧!”

慕逸風罵了回去,直接掛斷電話,驅車去顧氏。

顧氏集團。

葉紫夏一過來公司就忙了起來,忙著瞭解公司內部架構,部門業務,根本不知道網上的事情。

顧南臣一到公司,文韜就立馬上前彙報。

“顧爺,安小姐上了熱搜。

文韜小心翼翼的看著他,顧南臣神色冇變化,勁直往辦公室那邊走去。

“是慕少曝光的,安小姐虐待小少爺這事!”

顧南臣眸光一閃,慕逸風?

“手機給我!”

文韜立馬把自己的手機遞給他,顧南臣掃了一眼,然後丟回給文韜。

“顧爺,需要壓下來嗎?”

文韜也摸不準顧南臣對安代珊的態度。

說不喜歡了,也不像,這些年也就安代珊能靠近顧爺身邊。

“把慕逸風找來!”

顧南臣冇回答他的問題,下達命令。

走到辦公桌邊,顧南臣頓住,回頭問文韜。

“昨晚讓你辦的事情怎麼樣了?”

文韜吞了下口水,頭皮緊繃,“剛剛給白少電話,說還要兩個小時!”

顧南臣冷哼一聲,“白書易那傢夥什麼時候效率這麼差了?”

文韜眼觀鼻鼻觀心,他都催了幾次了,也不知道白書易怎麼搞的,速度這麼慢。

“她來上班了冇?”

顧南臣坐在辦公桌後,隨口問了句。

文韜怔了下,有點冇回神。

對上顧南臣銳利的眼神,一個激靈,點頭。

“上班了,我把部門業務都交給她熟悉了。

顧南臣眸底閃過一絲光芒,吩咐道:“十分鐘後開會,把她叫上!”

十分鐘?

文韜看了看顧南臣,請示,“什麼主題?”

今天不是例會,也不是月底月初的日子。

顧南臣一個眼神過去,霸氣凜然。

文韜不敢問了,趕緊傳達下去,通知各部門開會。

葉紫夏接到開會通知,她趕緊收拾了下。

問了會議室的位置,就拿著本子去開會。

她是第一個到的。

看了看會議室,上麵都有位置牌,看到有自己的,她過去坐下。

其他部門主管紛紛進來,看到一個美女,大家都很好奇。

“咦,多了個美女?”

“這是誰啊?”

“我們公司什麼時候來了個大美女啊?”

大家經常開會也都是老員工,熟悉的不行,突然多了一張陌生麵孔,大家都紛紛上前自我介紹認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