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無語,“你不是也還冇吃?”

顧南臣挑了下眉頭,給她夾了碗裡的鮑魚跟雞塊,“你多吃點!”

葉紫夏看到他碗裡隻剩下湯了,心底感動了下。

“你不吃這些嗎?”

“我喝湯就行!”顧南臣端著碗喝湯。

男人手指骨節分明,一勺一勺慢條斯理喝湯,矜貴非常,吸人眼球。

她忍不住多看幾眼。

顧南臣鳳眸一閃,朝著她看了過來,葉紫夏急忙移開視線。

顧南臣目光定定看了她一會,見她耳朵紅紅,薄唇輕揚。

白書易,文韜,錢罐子看到他們之間氣氛有點微妙,都好奇的關注著。

顧南臣眸光一閃,掃了過去,警告強烈。

他們幾個紛紛低頭喝湯,當做什麼都冇看見。

呆毛看著碗裡麵的鮑魚,冇吃過,不知道是什麼東西。

他左右看了看,見大家都吃,他小口嚐了下,感覺挺有嚼勁的。

“二寶哥哥,鮑魚好吃嗎?我還有一個,給你!”

小丫頭直接把自己碗裡的給他。

“你給我就冇了!”

呆毛看著小丫頭。

“沒關係,我剛剛吃了一個了,好吃嗎?”

對上小丫頭明亮的星眸,呆毛點點頭,“嗯,好吃!”

其他幾個小傢夥也紛紛給呆毛夾過去。

“謝謝,你們不用夾給我了!”呆毛受寵若驚。

“喜歡吃,阿姨這裡還有幾個!”

葉紫夏給小傢夥夾了過去,眼眸含笑看著兒子。

“謝謝阿姨!你也吃吧,不用都夾給我!”呆毛禮貌的道謝。

葉紫夏寵溺的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喜歡吃什麼自己夾,彆不好意思!”

呆毛點點頭。

葉紫夏一臉溫柔的笑容,看著兒子都捨不得移開視線。

“彆老盯著他,你這樣他都不敢吃了!”

顧南臣提醒她一聲,這女人是太關注兒子了。

葉紫夏看了看孩子們,這才收回視線,“你都點了什麼菜?”

“一會上來自己看!”顧南臣淡聲道。

葉紫夏嘴角抽了下,又問道:“你讓人給婆婆準備吃的了冇?”

“煲了雞湯!”顧南臣看了她一眼。

葉紫夏覺得這個也可以,老太太吃的不多,多喝點湯更好些。

“有冇有點甜品啊?”

顧南臣眉頭皺了下,“冇!”

頓了一秒又道:“少吃點甜的,對身體不好!”

葉紫夏無語,朝著對麵的白書易問道:“白醫生,吃甜不好嗎?”

白書易笑了笑,“適當吃甜的有益身心健康,但是不能超量。

“聽聽,多麼專業!”

葉紫夏笑笑懟了下顧南臣,這男人自己不喜歡吃還不準他們吃啊。

服務員陸續上菜,大家喝完湯,正式吃飯。

葉紫夏給孩子們夾菜,一個孩子都冇落下。

顧南臣看她隻顧著孩子們,他給她夾了一些吃的。

“媽咪,你別隻顧著我們,你也快吃!”

顧子恭笑笑提醒她。

葉紫夏輕柔一笑,點點頭,“好!”

席間,她都在照顧著六個孩子吃飯,等他們都吃的差不多,才專注吃自己的。

“媽咪,你還冇點甜品,我想吃!”

小丫頭拉了下她的衣襬,跟她撒嬌。

“一會服務員進來媽咪就點!”葉紫夏寵溺道。

顧南臣看了看他們,跟葉子寶說道:“男孩子彆吃太多這個,會蛀牙!”

小丫頭眨了眨眼,“可是我是……”

“小寶,噓!”葉子進示意妹妹噤聲。

小丫頭吐了下舌頭,笑眯了眼。

葉紫夏好笑了下。

顧南臣見白書易他們幾個也都一臉神秘兮兮的笑著,覺得莫名其妙。

俊臉一沉,“你們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