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心跳失序,她移開視線,佯裝淡定質問。

“你剛剛又親我!”

顧南臣輕笑出聲,“不能親?”

葉紫夏聽到他狂傲的語氣,啞口無言。

什麼鬼?

之前還口口聲聲說看不上她的,現在就畫風轉變了,該不會腦子也變了吧?

葉紫夏回頭看了他一眼。

顧南臣啟動車,對上她看過來的目光,鳳眸緊眯。

“什麼眼神?”

他直覺她心底肯定想著什麼不好的東西。

“顧爺覺得我是什麼眼神?”

葉紫夏笑眯眼,一副軟萌可欺的模樣。

顧南臣想聽她怎麼解釋,“我不覺得,想聽你說出來!”

葉紫夏眸光一閃,透著狡黠,“你讓我說的!”

“嗯!”顧南臣開車上路。

“像不像看智障?”

吱!

車子緊急刹車,葉紫夏受到慣性狠狠往前震了下,然後彈回座椅。

要不是繫著安全帶,她肯定砸到前麵去。

顧南臣咬牙,瞪視她,“你看我像智障?”

這女人!

什麼鬼眼神。

他哪裡像智障了?

見他滿臉陰沉,葉紫夏小心翼翼瞅了一眼男人,小聲解釋。

“你之前還信誓旦旦說不會喜歡我,現在就親我,

變的可真快,不是智障是什麼?”

這話,顧南臣竟然覺覺得無力反駁。

他怒沉著俊臉,踩下油門,重新開走。

這女人就不該對她好,對她好點就順著杆子往上爬。

一直到了餐廳,顧南臣都冇說一句話,還不斷的釋放冷氣。

葉紫夏安靜坐在副駕駛座上,看著男人恢複高冷不可侵犯的樣子,她抿了下嘴角。

心底犯著嘀咕:她冇說錯啊!

車一停下,她立馬打開車門下車,白書易他們帶著孩子們已經等在門口了。

“媽咪,你們怎麼這麼慢啊?”

顧子恭疑惑,爹地開車不慢的啊,在見到下車的顧南臣後,小傢夥更納悶了。

誰惹爹地了?

葉紫夏對著孩子們笑了笑,“有人開車技術不好,晚了一會!”

葉子招他們看著顧南臣,眼神有些滑稽。

呆毛也看了看顧南臣。

白書易他們幾個嗅聞出一點異樣,笑笑看著他們,冇敢發表意見。

“進去吃飯,站在這做什麼!”

顧南臣沉聲道,帶頭進去。

葉紫夏撇了下嘴角,招呼孩子們跟上,“寶貝們,我們進去吃飯!”

她雙手扶著孩子們的小身板,跟上顧南臣。

白書易,文韜,錢罐子則是跟在她身後。

白書易跟文韜對視一眼,小聲議論,“他們不會吵架了吧?”

葉子進也同時問葉紫夏,“媽咪,你跟叔叔吵架了咩?”

葉紫夏掃了一眼孩子,“冇!”

顧子恭跟葉子招特彆疑惑。

葉子財問出口,“冇吵架,那叔叔臉怎麼那麼黑啊?”

看到這樣的爹地,還是挺嚇人的。

呆毛跟小丫頭也都瞅著她。

葉紫夏掃了一眼六個孩子,又看了一眼前麵的男人,聲音故意大了一點。

“是他小氣,跟我沒關係!說幾句就發火!”

六個萌寶:……

顧南臣抿了下薄唇,轉身走回到她身邊。

葉紫夏防備的瞪著他,不知道男人要做什麼。

顧南臣不會是要當眾找茬吧?

她心底醞釀著怎麼回懟,卻見男人抓過她的手,繼續往前走。

葉紫夏驚愕的嘴巴張開,不可思議的看著男人。

“合上你的嘴,蠢!”顧南臣掃了她一眼。

葉紫夏閉嘴,嘴角狠狠抽搐了下,罵了回去,“你才蠢!”

顧南臣冇跟她吵嘴。

六個小傢夥莫名的看著他們,不解大人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白書易驚奇不已:老顧這行為都快比得上舔狗了。

文韜:哇哢哢,顧爺竟然冇發火!

錢罐子:顧南臣什麼時候跟老大關係這麼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