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子恭看了看他們,葉子進直接把書包丟給他。

顧子恭接住,“嗯,跟爹地住一起!”

“哇。

那爹地長什麼樣子啊,帥嗎?”

葉子進搖搖頭,勾過小丫頭的肩膀,往教室拖。

“上課了!”

“三哥哥,你好討厭啊,你不想知道爹地嗎?”

四寶甩開他的手,勾著顧子恭的手臂,一臉迷妹。

“大哥哥帥嗎?”

顧子恭看四寶很想知道,笑笑點頭。

“帥……”

“帥有什麼用啊,很凶!”

葉子進吐槽,記仇顧南臣凶他。

葉子招看了看他,從見麵到現在,三寶就一直叨叨爹地凶。

“你怎麼知道?”

葉子寶一臉不解的看著三寶葉子進。

葉子進挑了下眉頭,想找理由忽悠下四寶,四寶突然眼睛一亮。

“嘻嘻,剛剛是不是大哥哥給你們看了爹地的照片?”

“冇有,是我跟他說凶的!”

顧子恭麵容淡定的,跟四寶說道。

“很凶嗎?那會不會打人啊?”

葉子寶好奇寶寶,繼續追問。

“不會!”顧子恭看著她,爹地冇打過他。

“嘻嘻,那大哥哥你有爹地的照片嗎?”

顧子恭看了看他們,冇拿出來給四寶看,“爹地跟我們很像!”

“哇,那很帥!”葉子寶開心笑眯了眼。

“上課了,我們進去教室吧!”

顧子恭拉著葉子寶的手,朝著教室那邊走,招呼他們三個跟上。

葉子財湊在葉子進身邊打探,“你見到爹地了,感覺怎麼樣?”

“凶啊!”葉子進就一個字評語。

葉子財嘴角抽搐了下,“你是不是做壞事了,所以被凶了?”

“纔不是!”葉子進哼了聲。

“爹地家是不是很有錢?”

葉子進嘴角抽了下,湊到他耳邊問道:“你說顧南臣有冇有錢!”

葉子財開心的捂住嘴巴,開心的賊笑著。

“發了,發了,我們爹地這麼有錢!”

他們爹地是首富呢,嘻嘻!

葉子招看他控製不住那財迷的本性,翻個白眼。

提醒他一聲,“收斂點,不然彆人看著你感覺你很白癡!”

葉子財哼了聲,“你們剛剛躲在那做什麼?”

“我們曝光安代珊。

”葉子招小聲道。

葉子財趕緊拿出自己的手機,看到上麵罵聲一片,笑眯了眼。

“壞女人,活該!”

“這個慕逸風是什麼人?”

“爹地的朋友!”葉子進看了他一眼。

五個小傢夥走進教室,老師跟裡麵的小朋友都驚呆了。

“哇,他們怎麼都一模一樣啊?”

“五個誒!”

“是啊,五個,都一模一樣,好帥啊!”

……

安代珊還在睡夢中就被經紀人給連環叫醒了。

“安安,出大事了。

安代珊眉頭皺了下,不耐煩,“什麼大事?”

“你看看微博,我已經讓水軍在公關了,

你先彆在上麵說什麼,現在趕緊跟慕逸風溝通下。

”經紀人著急的很。

安代珊一點都不急,以為是自己跟顧南臣的事再度上熱搜,覺得經紀人大驚小怪。

“是大家傳我跟顧南臣結婚的事嗎?”

“不是啊,要是這個我急什麼啊,

是說你虐待兒童,很嚴重!趕緊看看!”

安代珊心頭咯噔了下,掛了電話,趕緊登錄微博。

上麵幾條熱搜都是她的。

還有權威部門點名批評她了。

看了內容,安代珊的臉都氣綠了。

這個慕逸風有病吧。

安代珊直接打了電話過去。

慕逸風正要過去顧南臣那邊,纔剛剛上車就接到安代珊的電話。

對她冇好感,直接掛斷了。

安代珊再次打了過來。

慕逸風開了藍牙,一邊驅車上了路。

“慕逸風,你什麼意思,你怎麼能發這些東西出來?”

安代珊尖銳的聲音傳來,氣急敗壞,完全冇平時溫柔賢惠的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