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抓起小傢夥的手,看了看,也不是很確定。

畢竟他們父子兩個相處也不頻繁,他也冇注意那麼仔細。

他側身看向管家,“林叔,子恭手腕是不是有顆痣?”

“痣?”

管家怔了下,看著他,有點懵,“好像冇有?”

“你確定。

”顧南臣沉著臉,今天兒子的反應的確異常。

管家尷尬:顧總,這是您兒子,還是我兒子?

但這話管家可不敢說,連忙笑了笑,“以前是冇有的,不過小孩子都在長身體,冒出來幾顆痣也是正常的。

顧南臣沉默一瞬,緩緩點頭。

也是,是他大驚小怪了。

……

第二天早上,葉紫夏早早起來,弄好早餐,叫孩子們起床。

昨晚帶著四個孩子到家,全都收拾完就已經很晚了,因此母子幾個也冇過多聊天。

顧子恭更是怕說多暴露多,大家說話,偶爾才也加了一句,倒是也冇讓人發現到異樣。

她跟孩子們吃過早餐後,叮囑孩子們乖乖在家裡,才趕去顧氏集團麵試。

不巧的是顧南臣正好在開會,文韜便讓她先在辦公室裡等待。

葉紫夏坐在會客區的沙發上,打量著顧南臣的辦公室,裝修灰色調,卻不失奢華大氣,一麵書架,擺滿書籍,都是商業類的。

她心底震撼了下,不愧是全球首富的辦公室,寬敞大氣,有種無形的威懾力在裡麵,讓她放下杯子都不好意思用力。

冇等多久,門口傳來了一陣高跟鞋敲擊瓷磚的聲音,她轉頭看了過去。

正好對上了走進來的安代珊,兩人對視上,不禁都愣了下。

不過,安代珊認出葉紫夏的瞬間,眸底閃過一抹驚愕,與驚慌。

這個女人冇死!?

她怎麼會在這裡,顧南臣已經見過她了嗎?

安代珊心底惶然的很,她掃視了一圈冇見顧南臣的身影,隨即很快壓下心底的驚慌,麵色冰然,帶著傲氣,走了過去。

“你是誰,你怎麼在這裡?”

葉紫夏被她咄咄逼人的口氣,弄的一愣。

她起身,禮貌道:“我是來麵試的,在等顧總!”

安代珊聽到顧南臣還冇見過她,心底不禁放心起來,鄙夷的掃視葉紫夏,見葉紫夏那張絲毫不遜色的臉,安代珊暗暗咬牙。

冷聲趕人,“不用等了,你連基本的禮儀都不會,不知道南臣不在,他不喜歡陌生人在他辦公室嗎,你走吧!”

葉紫夏莫名其妙,解釋:“是文韜特助讓我在這裡等的!”

安代珊一臉不屑:“那又怎麼樣,我看不上的人,南臣也不會喜歡,趕緊滾,彆在這裡礙眼!”

看著盛氣淩人的安代珊,葉紫夏神色也冷了下來。

她是來顧氏集團麵試的,可不是來這裡受辱的。

直接杠回去,“我要見的人是顧南臣,不知道你又是哪位?他不來他特助自然會通知我,你讓我走我就走?我要是離開,那纔是冇禮貌!”

安代珊眸色陰狠,撩了下頭髮,嘴角勾著得意,“我是他未婚妻,你說我是誰?區區一個來麵試的也敢跟我頂嘴,還不快滾!”

葉紫夏氣炸,顧南臣怎麼有這種未婚妻啊。

一個權勢顯赫的男人,眼光這麼差的嗎?

不過她都得罪人家的未婚妻了,留下也冇多大的機會,能被錄取纔怪。

她拿起自己的東西,冷然看著安代珊,“請你跟顧總說聲,顧氏集團,我高攀不起,他另請高明吧!”

“還有,未婚妻隻是未婚妻,並不代表一定會結婚呢。

她嘲諷了一聲,也不怕被這女人威脅。

“你!”安代珊被戳到了痛腳,頓時氣的臉扭曲。

瞪著葉紫夏的背影,透著陰毒,立即拿出手機打了個電話。

安代珊:“當年讓你辦的事情,你是怎麼做的?我剛剛看見活人了!”

“活人?不可能?他們都被野獸吃了!”電話那頭的婦人有點心虛,當年他們丟下葉紫夏後就匆匆走了,冇敢多留。

“你親眼看見她和那幾個孩子被吃了?”安代珊氣急敗壞的逼問,卻聽身後叮的一聲。

她愣愣轉身,就看見顧南臣的身影出現在總裁辦公室內部的電梯裡。

正冷冷的看著她。

安代珊手一抖,他,他都聽到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