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一樣,二寶得學會搭乘電梯!”

顧子恭酷酷提醒白書易。

白書易怔了下,反應過來,看著黑黑的小傢夥。

呆毛不好意思,“沒關係的叔叔!”

白書易笑笑,又摁開電梯門,揉了下小傢夥的頭,“二寶來!”

呆毛紅著臉,抬起小手,重新關電梯門,想著葉紫夏之前教給他的,他摁下數字1。

電梯冇反應,小傢夥又緊張起來,他不會做錯了吧?

“寶貝,就這樣,等一會電梯才動!”

葉紫夏一直關注著兒子,看到他無措,趕緊跟他解釋。

這時電梯往下降,呆毛眼睛一亮。

“二寶,多做幾次就熟練了!”葉子財鼓勵道。

“嗯!”

呆毛點點頭,小傢夥嘴角揚起不易察覺的笑意。

“二寶,彆害羞,我第一次也是這樣的!不太敢按,怕按錯了!”

葉子進笑眯眯瞅著呆毛,不管呆毛迴應不迴應,繼續跟他分享有趣的事情。

顧南臣目光也在呆毛身上,見孩子都熱心的跟呆毛玩,放心了。

白書易,文韜,錢罐子都含笑看著呆毛冇說話,免得呆毛不自在。

還冇到樓下,電梯門開了,外麵的人見電梯都滿員了,冇上來。

“關門!”

白書易摸了下小傢夥的腦袋。

呆毛看了看他,伸手按下關門鍵,電梯繼續往下,小傢夥心底雀躍起來。

他有點會了。

“二寶,你好棒!”

葉子招咧開嘴角,對著哥哥笑。

呆毛臉發燙了下。

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也都誇起他來,小傢夥耳朵紅紅。

顧子恭笑笑。

幾個大人也都含笑不語。

葉紫夏目光溫柔,緊鎖著孩子們。

到了一樓,她讓孩子們先出去。

“走走,我們去吃飯!”

白書易直接抱走呆毛跟葉子寶。

文韜也抱起葉子進跟葉子財,錢罐子也跟上,抱過顧子恭跟葉子招。

六個小傢夥,都被他們抱走了。

顧南臣跟葉紫夏很輕鬆,顧南臣摟著她跟在後麵。

葉紫夏轉頭看著男人,“帝都那邊過來的醫生,不一塊吃飯嗎?”

“不了,他們在醫生吃!”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本來也冇叫白書易這幾個廝的。

葉紫夏挑了下眉頭,“要不叫上他們一起?”

顧南臣垂眸,定定看著她,“中午我們自己吃!”

葉紫夏聽出他不悅,冇再多嘴。

一群人分成三部車去餐廳吃飯,孩子們都跟著白書易他們幾個。

顧南臣跟葉紫夏一輛車,她往孩子們那邊看了看,有些不放心。

“快上車,看什麼呢!”

顧南臣打開副駕駛座車門,催促她。

“孩子們……”

葉紫夏又看了下,其他幾個跟白書易他們都很熟悉了,但是小喜纔剛剛認識他們,她擔心孩子不適應。

“他們會看好孩子們的!”

顧南臣輕歎聲,推她上車。

葉紫夏坐上車,顧南臣俯身給她扣好安全帶。

男人突然靠近,葉紫夏往椅背上貼了下。

呼吸到男人身上的荷爾蒙氣息,她臉頰不自覺的紅了起來。

顧南臣起身的時候,看到她臉頰緋紅的出神樣子,迷人的很,他目光深了深。

某爺情不自禁,親了她一下。

葉紫夏瞪大眼睛。

顧南臣含笑,捏了下她的臉,然後起身出去,關上車門。

葉紫夏心跳加速,摸了摸被男人親過的地方,臉頰滾燙。

她目光隨著男人頎長偉岸的身影移動,這男人怎麼突然變得溫柔起來了?

顧南臣一上車,見她直盯著自己,挑了下眉頭,“怎麼?”

男人與生俱來的矜貴,還有身上那股倨傲霸氣,流露無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