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韜看時間很晚了,提醒顧南臣一聲。

“顧爺,很晚了,你也洗洗睡吧,我們看著老太太!”

顧南臣看了看文韜,點點頭。

文韜出去,白書易抓著他的手,“我要回去帝都!”

文韜一臉無語。

“你家顧爺太欺負人了,不知道我的醫術嗎?

我說的還不相信了,不相信我還早我!?”

白書易氣的冒煙。

文韜好笑了下,打趣下白書易,“白少,顧爺不是一直質疑你的醫術嗎?

你就彆激動了,趕緊研究老太太的病情吧!

證明你行,顧爺以後就不會質疑你了!”

“我一直很行,好嗎?”

白書易白了文韜一眼,轉身去老太太房間,給老太太量了下血壓。

顧南臣陪了兒子一會,給葉紫夏發了條簡訊,纔去洗澡。

洗完澡,顧南臣轉過來老太太這邊看了下她,見文韜一直守在病房你,吩咐一聲,

“你也去休息吧,讓護工跟保鏢看著!”

“知道了,顧爺!”

文韜感動不已,顧爺也知道關心他了。

顧南臣停留了一會,纔回去隔壁,陪著兒子睡覺。

顧南臣看著沉睡的小傢夥,眉頭緊皺著,抬手撫平,攬著小傢夥的瘦弱的小身子睡覺。

顧南臣都三十幾個小時冇休息過了,又是擔心葉紫夏,又是找兒子,

來回奔波,這會放鬆下來,一閉眼就睡著了。

翌日。

葉紫夏四點多就起來了,看到套房有小廚房,她讓套房管家送上來食材,然後就在小廚房一直搗鼓。

顧子恭起來,看見葉紫夏已經在廚房,跑了過來。

“媽咪!”

葉紫夏看到小傢夥起來了,揚起笑容,

柔聲問道,“寶貝,怎麼這麼早起來了。

快去睡會!”

“媽咪,現在才五點多,你起來這麼早做什麼啊!”

顧子恭揉了下眼,媽咪到底什麼時候起來的啊。

“媽咪睡醒了,做點好吃的!”

葉紫夏含笑跟小傢夥說道,擦拭了下手,帶著他出來,“你快去睡覺!”

顧子恭瞅了瞅她,“媽咪,我陪你一起做吧,我也不睡了!”

葉紫夏睨著他,“你不困了?”

顧子恭搖搖頭,笑道:“不困了,我跟媽咪學做吃的!”

葉紫夏笑眯眼,“好,那寶貝先去洗個臉!”

“嗯!”顧子恭興奮不已,轉身跑去洗臉了。

葉紫夏笑了笑,這才轉身進廚房繼續煲粥,等麵醒好,就可以做包子了。

顧子恭快速刷牙洗臉,然後跑來廚房幫忙。

“媽咪,要做什麼啊?”

葉紫夏看了看小傢夥,“一會包包子,要等會!

你先幫媽咪把玉米粒跟肉末攪拌均勻!”

她端過已經打好的肉末,切好的玉米跟蘑菇,放在小傢夥麵前。

顧子恭坐在餐桌邊,專注乾活,“媽咪,是這樣嗎?”

“對!”

葉紫夏煲好粥,才帶著顧子恭一起包包子。

母子兩個在廚房忙著,葉子招也醒了出來上洗手間,

看見媽咪跟哥哥在廚房準備吃的,也趕緊跑來。

“你們起來好早!”

葉紫夏笑笑看著小傢夥,“睡醒了?”

葉子招點點頭。

“媽咪好早就起來了!”

顧子恭跟葉子招說道,“你要不要來包包子?”

“好呀!”葉子招笑應道,然後跑去洗臉。

多了個幫手,輕鬆不少。

葉紫夏帶著兩個孩子一起,教他們怎麼包各種花樣。

忙到六點多,天亮了,才都準備好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