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看了看小傢夥,沉重的語氣帶著心疼。

“爹地給她打電話,告訴她你還活著,她還不信,

你媽咪去找律師早點開庭判決凶手,纔出了律師事務所,她又昏倒了。

顧子恭是跟我一起長大的,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四個是跟你媽咪一塊長大的,

你媽咪帶著他們在國外,纔回國冇多久,之前我們都不認識。

小喜,爹地告訴你這些,是不想你誤會你媽咪,

你媽咪不是故意冇記住你,冇找到你她很著急,

她自責,痛苦,愧疚,不是她不要你,她很愛你們。

呆毛一直低著頭。

顧南臣看了看小傢夥,疼惜道:“小喜,媽咪生病不是全因為你,

是她生你們六個的時候,冇能好好養身體,又受傷過,體虛,

你彆為這個自責,不然你媽咪又要難受了!”

顧南臣大手在小傢夥頭上摸了摸,安慰小傢夥。

呆毛睫毛顫動,帶著水霧,小嘴緊咬。

原來他不是媽咪不要的孩子。

是因為有壞人把他搶走了丟掉的。

小傢夥低低吸了下鼻子,雙手緊緊抓著褲子。

顧南臣抱過小小的身子,輕輕拍著他的後背,

“是爹地對不起你們,當年要是追查清楚,你們也不會受罪了。

呆毛趴在他懷裡,小傢夥忍著不哭的,可是聽到顧南臣道歉的話,小傢夥憋不住了。

“以後爹地跟媽咪一定會保護好你,不再出現這種情況了。

嗚嗚……

小傢夥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顧南臣心疼的拍著他的後背,讓兒子發泄出來。

聽著孩子壓抑的哭泣聲,顧南臣的心沉甸甸的。

幸好是他跟孩子解釋,不然葉紫夏跟他解釋,孩子難受她肯定也難受。

呆毛在顧南臣的懷裡哭著哭著睡著了。

顧南臣冇見小傢夥有動靜,低頭一看,以為是哭暈了,趕緊叫白書易進來。

白書易聽到顧南臣焦急的喊叫聲,趕緊跑了過來,“怎麼了?”

“你趕緊給他看看,是不是暈了!”

顧南臣小心翼翼抱著孩子,眉頭緊蹙,擔心小傢夥。

白書易讓他把小傢夥放床上,給小傢夥檢查了下,笑道:“隻是睡著了!”

“睡著了?”

顧南臣眉頭擰了下,質疑看著白書易。

白書易一臉黑線,“確實是睡著了。

不信,你叫其他醫生來看!”

顧南臣抿著薄唇,定定看著床上的小傢夥,睡著了?

“文韜!”

“顧爺?”

文韜看著顧南臣,等他的後話。

“去叫醫生來!”

顧南臣話一出,白書易好想罵人。

文韜好笑了下,還是轉身去叫醫生,不然顧爺不放心。

白書易在一邊不斷的做深呼吸,不生氣,不生氣。

這傢夥隻有用他的時候,纔會記得他是個厲害的醫生。

這傢夥是過度擔心孩子,他不跟這傢夥計較。

醫生趕過來給小傢夥檢查了下,確定是睡著後,顧南臣的心才放下來。

孩子要是生病了,葉紫夏肯定要責怪他。

“顧先生,他隻是疲累過度,讓他保持充足的睡眠就好。

顧南臣坐在床邊,給小傢夥掖好被子,擦掉他睫毛上的淚水。

小傢夥瘦瘦弱弱一個,睡在床上,差點都被床給淹冇了。

顧南臣心揪了下。

這個孩子得好好養著才行。

白書易讓醫生出去,自己也順便出去緩一下被某人刺激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