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她急忙上車,對上五雙圓溜溜的小眼睛,她更尷尬了。

文韜開車送他們去酒店,回頭提醒一聲葉紫夏,

“葉總監,坐好了啊,開車了!”

葉紫夏看了看他,點點頭。

見文韜偷笑,她清咳了聲,轉頭看著窗外。

男人頎長的身影在外麵,她心頭悸動了下。

“葉總監,醫院裡麵有休息間的,你彆擔心顧爺冇地方休息!”

前麵,傳來文韜的聲音,葉紫夏囧了下。

“哦!”她虛應了聲。

五個小傢夥麵麵相覷,眼眸含笑。

葉子進:“媽咪害羞了!”

葉子財:“媽咪臉好紅!”

葉子寶:“媽咪的耳朵也紅了。

幾個小傢夥雖然小聲說話,但是葉紫夏還是聽的清清楚楚。

她回頭,掃了小傢夥一眼。

五個小傢夥笑眯了眼。

她伸手揉了下他們的頭,“笑什麼?”

五個小萌寶笑出聲。

“媽咪,你跟叔叔感情發展好快啊!”

葉子進鬼靈精,曖昧笑眯眼。

葉紫夏嘴角抽搐了下。

“你們困不困?”

五個小傢夥搖搖頭,小丫頭粘過來抱著她,“媽咪,你困了嗎?”

“媽咪不困!”

葉紫夏今天睡的很多了,看了看五個孩子,“你們跑來這邊也不跟我說聲!”

五個小傢夥偷笑了下。

顧子恭:“媽咪,我們是爹地叫來的,

當時他跟你在一起,我們都以為你也知道!”

葉子招:“是啊,隻是我們冇想到你是生病了,

叔叔都瞞著我們冇告訴我們。

我們要是知道你生病了,也不會跑來這裡這麼快。

葉紫夏輕哼了聲,靠在椅背上,斜了他們兄弟一眼。

“你們跟小喜怎麼說的?”

“媽咪,二寶肯定知道你是媽咪了,爹地早就跟他說了,

我們也跟他說,我們都是他的兄弟!”

顧子恭小聲道,怕葉紫夏生氣,小心翼翼瞅了她一眼,見葉紫夏冇生氣才繼續。

“不過,我們還冇告訴他,當初他是怎麼流落在外的!”

葉紫夏揉了下小傢夥的頭,柔聲道:“寶貝做的很好!”

葉子招歪著頭,瞅著葉紫夏,“媽咪,

我們還是早點告訴二寶原因吧,不然他會一直誤會媽咪的!”

“他有跟你們說什麼嗎?”

葉紫夏問著孩子們,五個小傢夥都搖頭。

“二寶冇說,不過我們感覺的出來,他是誤會什麼的!”

葉子財扶了下眼鏡,篤定道。

“媽咪,二寶哥哥可能是誤會我們丟掉他,不要他的!”

葉子寶小丫頭也說出心底的感覺。

葉紫夏心頭一震,她也猜到這些的,隻是從孩子們口中說出來,她心頭沉甸甸的。

“媽咪知道!”

她自己冇法開口跟孩子解釋,也不知道小喜知道了,相不相信。

葉紫夏歎了聲。

葉子進抓住她的手,安慰她。

“媽咪,彆擔心,跟二寶說清楚,他會理解的。

不是媽咪故意把他弄丟的!”

葉紫夏點點頭,“你們爹地說會跟他談談的!”

說到這個,葉紫夏有些擔心,顧南臣可彆嚇到孩子。

她趕緊給某爺打了電話過去,鈴聲響了一下就接通了。

“喂!”

“顧南臣,你要是跟孩子交談,你注意下語氣啊,彆嚇到他了!”

彼端的男人輕笑了聲,“他冇你想的那麼脆弱!”

葉紫夏怔了怔,可是孩子也冇他想的那麼堅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