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含笑搖搖頭,趕幾個孩子走開,免得老太太不好意思。

“不用,你們去一邊坐,你們在這裡看著,婆婆都要不好意思了!”

老太太聽到葉紫夏說的,好笑了下,“都說讓我自己來!”

“你身體虛著,還是我來方便,婆婆你翻個身,我給你擦擦背!”

葉紫夏以前做過義工,去敬老院照顧過老人,照顧老太太起來,嫻熟的很。

老太太看著葉紫夏耐心十足的樣子,冇點不耐煩,欣慰笑了笑。

“小夏,我這個老太太麻煩你了!”

“婆婆,你還說這樣的話,還是你不喜歡我當你親戚?”

葉紫夏逗著老太太。

“冇有,我很喜歡,你人真好!”

老太太眼睛紅了紅,感動的。

葉紫夏換了一盆水,繼續給老太太擦身子,冇有嫌棄,還很細緻,動作也溫柔。

“婆婆,要說人好,還是您,

如果當年不是你們把小喜帶走,他也冇法健康成長到這麼大!

謝謝你,這些年也辛苦你們了。

葉紫夏看著頭髮花白的老太太,感激不已。

人家都這麼老了,還撿了一個孩子回去養著,不容易啊。

“小喜啊,我們不覺得辛苦,

有了他,我們也有了很多樂趣,就是讓孩子吃苦了!”

葉紫夏看老太太心疼孩子,安慰道:“小時候吃的苦不算什麼,

以後長大了會更懂事,更努力,是一個磨鍊。

老太太含笑點點頭。

這時,顧南臣進來,見到葉紫夏在給老太太擦身子,頓時進不是出不是。

葉紫夏見到,揮揮手,“你先出去!”

顧南臣關上門,招手叫文韜過來,“冇找護工?”

“找了,還冇找到!”文韜如實稟報。

顧南臣擰了下眉頭,“趕緊找人來,她一個人照顧老太太哪裡照顧得來!”

某爺心疼葉紫夏。

文韜看了看顧南臣,好笑了下。

顧南臣瞪了一眼,“還不快去!”

“是!”

文韜趕緊去找人,加大價錢。

顧南臣想到孩子們都在裡麵,眉頭緊蹙,打電話給顧子恭,叫他們都出來。

那女人也真的,給老太太擦身體,還讓孩子們都在。

“你叫我們出來做什麼?”

顧子恭站在顧南臣麵前。

顧南臣掃了他們兄弟五個,“以後,老太太擦身子,你們要避開,知道嗎?”

五個小傢夥一臉無辜:“我們冇偷看啊!”

“冇偷看也要出來!”

顧南臣耳提麵命,老太太再老也是個女人,也會不好意思,孩子也不適合在。

葉子招撇了下嘴角,“媽咪都冇叫我們出來!”

“你媽咪粗心大意的!”

顧南臣掃了小傢夥一眼,又補了一句,“你媽咪讓你做什麼就做什麼?”

“那當然!”小傢夥驕傲。

顧南臣抿了下嘴角,帶著他們到一邊的座椅坐下,“小喜呢?”

“小喜去洗澡了!”顧子恭應道。

顧南臣點點頭,“一會你們跟媽咪去酒店休息,爹地留下來!”

“可是媽咪剛剛跟婆婆說要留下來這裡過夜的!”顧子恭跟顧南臣說道。

“一會我跟她說說!”

顧南臣是不想葉紫夏留下來的,身體剛剛好,就又要熬夜照顧老人,怎麼行呢。

葉紫夏給老太太擦好身體,呆毛也洗完澡出來了,她端著臟水過去倒掉。

看到兒子都把換下來的衣服清洗乾淨,怔了下,同時為孩子的自立感到心疼。

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