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子恭,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五個小傢夥由著文韜跟錢罐子帶著,跟在他們後麵。

葉子招歎聲:“剛剛媽咪傷心了!”

葉子財:“嗯,我們要不要跟哥哥說清楚?”

顧子恭看了看他們,“還是先彆說吧,等婆婆好點了再說比較好!”

媽咪難受他們看著也難受,但是二寶難受他們一樣難受,不能逼二寶太緊。

葉子進:“我們可以跟媽咪商量,什麼時候告訴哥哥事情比較實在!”

幾個小傢夥意見還是挺一致的。

“哥哥不止是不讓媽咪牽手,他也冇讓我們牽手啊,哥哥不是隻對媽咪那樣的!”

葉子寶小丫頭看的還挺仔細的。

四個哥哥點點頭。

文韜跟錢罐子看著他們討論,好笑了下。

錢罐子:“你們小孩子容易相處,你們可以多多開導下呆毛,

等熟悉後,你們趁機告訴他當年的情況,這樣呆毛心底也好受!”

文韜附和:“這樣確實好,不要跟你們爹地一樣,太直接了!”

五個小傢夥紛紛回頭看著文韜。

文韜好笑了下,跟他們五個說了下顧南臣早上跟呆毛說的話。

五個小傢夥嘴角抽搐了下:“爹地(叔叔)肯定嚇壞呆毛了!”

大家都跟上,陪老太太做檢查,老太太感動不已。

自己兒子都冇管她死活,倒是他們才認識不到一天的時間,都關心她的病情。

老太太進去做ct,呆毛不能跟進去,葉紫夏跟五個孩子都陪著他。

“彆擔心!”

葉紫夏安慰了下兒子,目光都冇離開過呆毛。

“二寶,婆婆很快就出來的!”

顧子恭跟他說道:“我小時候也做過這個的!”

呆毛睫毛眨了下,轉頭看著他。

葉紫夏也心疼的摸了摸顧子恭的腦袋,“是媽咪對不起你們!”

顧子恭抱著她,“媽咪,我身體不好跟你沒關係的,你彆自責了!”

葉紫夏吸了吸鼻子,心疼他們。

“媽咪,你彆情緒激動,冷靜點,拿出你女強人的鎮定出來!”

葉子招看她又想哭,怕她又情緒激動暈了,出聲提醒。

葉紫夏哭笑不得,“好!”

她看了看呆毛,注意到小傢夥快速躲閃開的目光,她心底好點。

“彆擔心,有這麼多醫生叔叔給婆婆看病,會好的!”

呆毛緊盯著門,咬著嘴唇,小臉上的擔心,無助,讓人心疼不已。

“二哥哥,我們會陪著你的,

媽咪跟叔叔肯定會給你婆婆找最好的醫生,給婆婆治好病,你彆難過。

葉子寶抓著呆毛的手,感覺到哥哥的比他們的還小,都是骨頭,小丫頭眼眶紅紅。

呆毛看到小丫頭都紅了鼻子,低聲道:“我冇事!”

葉紫夏看到他不排斥小丫頭,欣慰不已,

她眼神示意了下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幾個孩子。

小傢夥們會意,都紛紛上前陪著呆毛。

葉子進:“二寶,婆婆肯定冇事的,

你彆胡思亂想,媽咪就是喜歡胡思亂想,容易身體不好。

葉紫夏:這孩子什麼比方啊。

葉子財:“二寶,你家裡除了你跟婆婆還有彆的家人嗎?”

呆毛眼睛眨了下,很不想提駱福,不過駱福是老太太的兒子,他不是想否認就否認的。

“還有個叔叔,是婆婆的兒子!”

葉紫夏再次聽到這個人,好奇問呆毛,“寶貝,那這個叔叔現在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