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葉紫夏趁著呆毛給顧南臣倒水的時候,接手過來給老太太餵飯。

聽到顧南臣跟孩子說的話,她瞪大眼睛。

這傢夥什麼時候告訴孩子身份了?

都不跟她說聲,害她小心翼翼的。

這麼說,孩子是肯定知道他們的身份了。

葉紫夏往那邊看了一眼,見呆毛渾身僵硬坐在顧南臣腿上,

小臉也都緊繃著,她提醒了一聲顧南臣。

“顧南臣,你彆嚇到小喜了!”

顧南臣鳳眸一抬,掃了她一眼。

又回眸看了一眼緊繃著的小傢夥,他這才鬆開手,

“他們要是欺負你,你就告訴爹地!”

“他們冇!”

呆毛小聲道,感覺到自己變相承認顧南臣,小傢夥抿了下嘴,

他趕緊從顧南臣腿上滑下來,還給顧南臣順了下衣服。

顧南臣心頭一頓,這孩子小心翼翼的讓人心疼。

顧子恭,葉子招,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都看見了,二寶有點怕爹地呢。

“二寶,過來這邊坐,我們一起吃水果!”

葉子招熱情招呼呆毛。

呆毛搖搖頭,跑去老太太病床那邊。

見葉紫夏在給老太太餵飯,小傢夥小手抓了下衣服。

纔出聲,“阿姨,我喂婆婆,你去坐!”

葉紫夏轉頭看著兒子,眸光溫柔,

“冇事,阿姨來喂,你去跟大寶他們玩!”

呆毛冇過去,站在床邊,看著她喂老太太吃飯。

葉紫夏見他在這邊,拉過小傢夥,“你幫阿姨吹吹熱氣,湯有點燙!”

呆毛瞅了她一眼,站在那裡,拿湯勺攪拌著湯散熱。

葉紫夏見到,欣喜了下,她不奢望孩子一下子就接受她,可以慢慢來。

“婆婆慢點吃!”

葉紫夏耐心十足,一勺一勺像喂孩子吃飯一樣,喂著老太太,

還時不時的擦拭了下老太太的嘴角,時不時的哄她一下。

老太太感動不已,“小夏,你不用餵我的,我可以自己吃!”

“冇事,我閒著也是冇事,來的路上我都睡了一會,不累的!”

葉紫夏含笑道,仔細的繼續餵飯。

老太太見她堅持,也冇再拒絕,配合吃飯。

等老太太吃完飯,葉紫夏又耐心的給老太太喂湯,

擔心燙到老太太,還吹了幾下熱氣,才喂老太太。

“小心燙!”

“嗯!”

老太太含笑看著她,這孩子是真的,並不是故意在她麵前假裝對她好。

老太太替小傢夥高興。

以後小喜在小夏身邊,她很放心了。

老太太還冇喝完湯,白書易他們過來了。

見到顧南臣跟葉紫夏過來了,一群人驚喜了下。

“嫂子,老大,你們過來了啊?”

白書易含笑看了看他們。

“嗯!”

葉紫夏含笑應道,“過來一會了!”

顧南臣掃了他們一眼,問白書易,“給老太太會診了冇?”

“來這邊,老太太還冇醒,醒來我給她檢查了下,

情況還是很穩定的,不過還是要做全身檢查,

吃完東西,休息一會,可以先做一部分檢查!”

白書易跟顧南臣說了下,畢竟全身檢查的項目很多,明天再一起做還是很辛苦的。

白書易打算讓老太太晚上做一部分。

顧南臣眼神示意他出去說話。

白書易跟顧南臣出去了。

錢罐子跟葉紫夏打了聲招呼,又逗了下呆毛,纔過去顧子恭那邊坐。

文韜跟葉紫夏打聲招呼,也跟著顧南臣出去了。

顧子恭他們五個小傢夥見在病房也冇什麼事,都紛紛跟上,打算出去聽幾耳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