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顧南臣:“看你說話不好聽,堵住你的嘴!”

葉紫夏被氣笑,“你不要拉著我,拉著我乾嘛?”

她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大步走開。

顧南臣看了看她氣哼哼的背影,這女人真生氣了?

他大步上前,在她耳邊說道:“現在就去北河!”

葉紫夏斜了他一眼,“你不去,我自己也會去!”

顧南臣嘴角抽了下,帶著她上車,回去搭飛機。

她坐好,想到錢罐子都到醫院好一會了,卻冇來電話,她撥打過去。

顧南臣掃了一眼,見到罐子兩個字,眉頭緊蹙。

他伸手拿了過來,直接掛斷了。

葉紫夏轉頭,瞪著他,“你乾什麼?”

“火氣那麼大什麼,彆又氣暈了!”

顧南臣淡聲提醒,差點氣的葉紫夏冒煙。

“顧南臣,這個是我的手機,給我!”

她伸手去搶,顧南臣抬高手。

葉紫夏氣惱的很,直接爬到他身上,終於搶到了。

“顧南臣,你真無恥!”

顧南臣目光幽幽看著她,長臂攬在她身上,“誰無恥,你這是勾引我?”

他目光低垂,飽覽一片白皙。

眸色暗了暗。

翻湧著一股火熱。

葉紫夏注意到他的目光,一股熱氣瞬間往臉上衝,耳根都紅透了起來,俏麗無比。

“流氓!”

她急忙坐到一邊,拉好衣服。

“要不是你拿我的手機,我會過去搶嗎?”

不過去搶,也就不會冇注意到往他身上爬了,自然他也不會看見什麼。

葉紫夏紅著臉,又瞪了他一眼,“不懂非禮勿視嗎?”

“都擋住我的視線了,你要我閉眼?”

某爺傲嬌的很,目光幽幽睨著她,一副是她占了他便宜。

葉紫夏氣結,扭頭看著外麵。

顧南臣目光落在她修長的脖頸上,有點小性感,喉結滾動。

葉紫夏被顧南臣鬨的忘記給錢罐子打電話了。

錢罐子找到病房那,見到五個小傢夥都在,驚訝不已。

“錢叔叔,你怎麼過來了?”

“是你們媽咪讓我過來看看……”

錢罐子暗示了下,五個小傢夥立馬明白他說的是二寶。

葉子招拉過二寶,“錢叔叔,這個是二寶,叫呆毛!”

錢罐子看著剛剛認識的小傢夥,還挺好辨認的,太黑太瘦了。

“二寶,這個是錢叔叔,跟媽咪可好了!”

葉子招給呆毛介紹。

“叔叔好!”

錢罐子聽到小傢夥淡淡的聲音,含笑揉了下他的頭,往他懷裡塞了一個小汽車。

“二寶好,這是叔叔送你的,來的匆忙,

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以後叔叔再送你更好的!”

呆毛拘束的抱著禮物,靦腆道:“謝謝叔叔!”

“錢叔叔,媽咪還不知道我們在這邊,

一會你要是跟媽咪通電話,可彆泄露了啊!”

葉子財提醒錢罐子。

錢罐子看了看六個小傢夥,笑道:“你們媽咪估計也很快過來了,到時候還不是發現你們?”

“到時候是到時候,我們給媽咪一個驚喜!”

葉子進賊兮兮,“剛剛媽咪都被我們騙到了,她還以為我們在家呢!”

錢罐子揉了下幾個小傢夥的頭,也跟文韜打了聲招呼,順便瞭解了下老太太的病情。

白書易帶著醫生團隊過來,見老太太在睡覺,提議出去吃飯。

呆毛不去。

見呆毛不去,顧子恭他們五個也不想去了。

“白叔叔,你帶醫生他們去吃吧,我們陪二寶!”顧子恭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