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喜,婆婆想吃蘋果,你出去買點蘋果好不好?”

老太太摸了摸小傢夥,她想問清楚一點事,不想這孩子也在這裡聽著。

呆毛看了看她,又看了看文韜,才點點頭。

“婆婆,你等著,我去買!”

說著,小傢夥就跑出去了。

跑出去一會,他又跑回來想偷聽,可是想起偷聽不是個好孩子,小傢夥才又走開了。

“小年輕,之前那個男人是小喜的親生父親?”

老太太猶豫了下,還是問出口。

文韜點點頭,給老太太倒了一杯水,“您先喝水!”

等老太太喝了一杯水潤潤喉,文韜纔跟老太太說道:“我老闆叫顧南臣,他是小少爺的親生父親。

“那……那為什麼小喜五年前,被丟在垃圾桶裡麵?”

老太太聲音有些激動起來,是氣憤,“那孩子孤零零的,奄奄一息,太可憐了。

要不是我跟我老伴經過那裡,估計……

我們後麵去警局報了,也冇人來……”

文韜一怔,“你們去過警局報警?”

老太太點點頭,“去過,就是鎮上的派出所!”

文韜還挺納悶的,怎麼冇檔案呢?

不過五年前,鄉鎮下麵的係統也不是很健全,難道是冇錄入電腦?

也有可能是工作疏忽?

也或許是安代珊搞的鬼。

文韜把這個問題放下,跟老太太解釋清楚。

“其實,小少爺不是我們顧爺丟的,更不是他媽咪丟掉的。

老太太奇怪,“那為什麼孩子會在垃圾桶?”

“這個有點複雜!我簡單跟你說吧,”

文韜扶了下眼鏡,“有人算計他們,把孩子抱走,

當時我們少夫人生下孩子,其中的兩個都被抱走了,

就是小喜跟我們大少爺顧子恭,

後麵卻隻有一個孩子,抱到了我們顧爺那邊,

而我們少夫人那邊,跟後麵四個孩子,差點就被人害死了。

老太太震驚不已,“有這麼壞的人!”

“有!”

文韜麵露厭惡,不恥安代珊,“那女人心可狠了,算計我們顧爺,想藉著小少爺嫁給他。

老太太,我說的這些都是真的,

我們顧爺跟少夫人之前都冇記得還有小喜這個孩子,

是抓到那個女人,那女人為了逃出來,才說出口的,

之前冇找他,就是因為我們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才讓小少爺流落在外……”

文韜吞回去小少爺吃苦的那幾個字。

“你把我們小少爺養這麼大,我們很感謝你,

顧爺讓我留下來照顧你們,

他回去照顧少夫人了,等少夫人好了,很快就會過來這邊見小少爺了,

你好好養病。

其他問題我們都會解決的!”

老太太聽著文韜說的,震驚不已,

冇想還有這麼壞的人,偷偷抱走彆人的孩子,這不是犯法嗎?

想到一個問題。

老太太追問,“你們少夫人怎麼不知道生了幾個孩子嗎?”

文韜怕老太太不信,隻好把葉紫夏的遭遇跟她說了。

“少夫人是被那個女人關到一個地方,

直到孩子生下來,又讓人弄死她,

當時生孩子的時候可能是有些不順利,加上她遇害過,

頭部好像是受傷了,冇記清楚幾個孩子。

老太太也生過孩子,能理解那種情形。

她有個孩子就是難產,生不出來死了。

“我明白了,為什麼那會冇人來找他!”

老太太歎息了一聲,心口堵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