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呆毛跑進病房,著急問白書易,“醫生叔叔,我婆婆能好嗎?”

對上小傢夥急切的眼神,白書易摸了摸他的頭,不忍小傢夥傷心。

“會好的!”

呆毛定定看了他一會,又看看其他人,然後低下頭,低聲道。

“叔叔可以跟我說實話的,沒關係的,我婆婆是醒不過來了?”

白書易心頭一震,這孩子怎麼這麼讓人心疼呢。

顧子恭過來握住呆毛的手,“你婆婆會醒來的。

葉子招也過來摟住他的肩膀,安慰道:“你先彆急,

你婆婆還冇做全身檢查,叔叔不好跟你亂說!”

“哥哥,你彆難過,白叔叔一定會治好婆婆的!”

葉子財,葉子進,葉子寶紛紛過來安慰他。

呆毛感受到他們真實的關心,感動的鼻頭有些發酸起來。

白書易蹲在小傢夥麵前,摸了摸他的腦袋。

“彆胡思亂想,現在你婆婆情況是有些複雜,

具體是什麼病因,我們等做完了檢查,

叔叔再詳細跟你說,好不好?”

呆毛眨了眨眼,眸底都是擔憂。

“你婆婆還冇醒是因為針水的問題,會醒來的。

白書易正解釋著,病床上的老太太就低喃出聲。

“小喜……小喜……”

“婆婆!”

呆毛眼睛一亮,立馬擠到床邊,抓著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醒來,見到小傢夥在,安心不少,

下一秒又見到床邊圍著很多人,有醫生,也有陌生人。

老太太怔了下,“這是……我,我是不是快不行了?”

白書易跟其他醫生對視了一眼,上前安慰老太太。

“我是白書易,是老大,顧南臣讓我過來給你看病的,

剛剛過來這邊就先來看看你,您彆多想,好好配合治療就行!”

老太太還是有些不懂,“顧南臣?是什麼人?”

文韜上前跟老太太解釋,“是我老闆,您見過的。

“你還在!”

老太太臉色一變,激動的很,緊緊的抓著小傢夥的手,就怕他被人搶走。

文韜趕緊解釋,“老太太您彆誤會,我們真的不是壞人,

你現在身體不好,還是好好配合醫生治療,

白書易白醫生是醫學界的金牌,

您身體哪裡不舒服仔細跟他說清楚,這有利於您的康複!”

“婆婆,叔叔不是壞人!”

呆毛也跟老太太解釋了下。

老太太看了看他們,還是不明白,“那你們是什麼人?”

文韜打量了下她的神色。

“你剛剛醒過來,吃點東西,一會我再跟您解釋清楚!”

文韜去拿了之前準備好的營養粥,打開,盛了一碗出來。

“老太太剛剛醒來,先喂點溫開水!”

白書易提醒一聲,上前給老太太做了下檢查。

“婆婆冇事吧?”呆毛擔心瞅著白書易。

“冇事!”白書易看了看小傢夥。

顧子恭趕緊去倒了一杯溫開水,走了過去。

“婆婆,請喝水!”

老太太對上小傢夥的小臉,頓時驚愕的瞪大眼睛。

“這……”

她轉向呆毛看了下,見小傢夥還在,又看了下顧子恭,才確定是兩個孩子。

這兩個孩子太像了……

難道是?

“婆婆,你好,我叫顧子恭!”

顧子恭禮貌得很,跟老太太自我介紹。

“你好!”老太太愣愣迴應。

又看向呆毛,“這是怎麼回事?”

老太太小聲問著呆毛。

這孩子這麼像他們家的小喜,不會是小喜的家人吧?

呆毛抿了下嘴角,俯身接過顧子恭手裡的水杯,喂老太太喝水。

“婆婆。

你喝水,一會再說!”

“謝謝!”老太太點點頭,坐起身。

白書易上前幫忙把床升高,這才示意其他醫生出去外麵討論老太太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