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纔不會,要是不見了,我第一個找錢叔叔!”

葉子財的聲音從房間裡麵傳出來,錢罐子哈哈大笑。

這小子。

這麼多人在,就知道懷疑他。

“錢叔叔,今晚在這裡睡覺?”葉子招笑問道。

“嗯,陪你們幾個!”

錢罐子捏了下他的鼻子,又捏了下顧子恭的小臉。

卻見到顧子恭有點靦腆,錢罐子驚奇。

哈哈大笑的盯著他看,“三寶,什麼時候害羞了?”

“纔沒有!”

顧子恭酷酷的應道,他隻是不習慣被人捏臉。

“還嘴硬啊!”

錢罐子抱過他,感覺他渾身僵硬,不似以前扒著他玩的頑皮樣。

開玩笑道:“學深沉了是不是?”

葉子招看顧子恭不自在的樣子,幸災樂禍。

“錢叔叔,你再逗他,他臉更紅了!”

顧子恭抿著嘴,瞪了葉子招一眼。

葉子招對著他挑釁的笑眯了眼。

“錢叔叔,你錢掉了!”

顧子恭突然說道,錢罐子轉頭一看,發現被小傢夥耍了。

顧子恭偷笑著,躲到一邊去。

“好小子,過來,保證不打你!”

錢罐子招手,喊他。

葉子財出來,跑了過去,“錢叔叔,你是叫我嗎?”

“還錢!”錢罐子伸手哼唧一聲。

“願賭服輸,那個錢已經是我的了,還什麼錢!”

葉子財坐到顧子恭身邊去,朝著錢罐子做了個鬼臉。

錢罐子起身撲過去,頓時,兄弟兩個紛紛跑開。

葉紫夏帶著四寶在裡麵洗澡,聽到外麵的玩鬨,嘴角彎彎。

……

醫院,安代珊剛剛走出來,眼角餘光就看見文韜的身影,眯了眯眼。

疑惑文韜這個時候,怎麼會過來這邊,她悄悄的跟了過去。

發現文韜手裡拿著一個信封,過去找白書易。

冇一會兩人就朝著鑒定中心那邊走去。

安代珊有點不好的預感,跟著過去,發現是dna鑒定中心,心頭咯噔了下。

文韜過來這裡做鑒定……是誰的樣本?

越想,安代珊就越不安。

這邊,文韜叮囑白書易。

“白少,顧爺很著急這個結果,你務必寸步不離的守著,明早能出來嗎?”

白書易嘴角抽搐了下,“這是要我熬夜的節奏?”

“顧爺想明早看到結果!”文韜也無奈。

白書易看了看他,好奇八卦,“知道這是誰的鑒定嗎?”

文韜嘴巴很嚴實,搖搖頭,“無可奉告!”

白書易眼睛一閃,“說啊,我保密!”

“我不知道!”

文韜一臉知道也不告訴你,白書易氣的咬牙。

“跟在老大身邊,也變的跟老大一個模樣了,一點都不可愛!”

文韜定定,看著他,金絲邊後的眼神,銳利無比。

“結果出來,你告訴我,我先走了。

白書易擺擺手,“至少得明天中午才能出來結果。

文韜走了。

白書易趕緊拿過去鑒定。

中途在等待結果的時候,熬不住,叫人送了點宵夜。

……

葉紫夏催促孩子們趕緊洗澡,一邊收拾家裡衛生,等他們洗完,她纔去洗澡。

“你們早點睡覺,罐子,你也早點睡!”

“好!”錢罐子帶著四個小傢夥去睡覺了。

葉紫夏洗完出來,看了一眼,大寶,二寶,三寶都跟錢罐子睡著了。

冇看見四寶,她回了自己的房間,小丫頭趴在她被窩裡麵睡的香。

她抱著女兒翻了個身,自己也才睡下。

聞著女兒身上的奶香味,冇一會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