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過去就找到他了嗎?”

葉紫夏瞅著男人。

顧南臣搖搖頭,“到村裡已經是後半夜了,

讓村長帶路,孩子跟老太太都不在,去了鎮上,

我們過去鎮上找人冇找到,後來是診所的護士通知文韜……”

“診所,他生病了嗎?”

葉紫夏滿臉擔憂。

顧南臣眉頭緊凜,“你彆打斷我,聽我說!”

“哦!”

葉紫夏抿著嘴,眼睛還是著急的看著顧南臣。

顧南臣掃了她一眼,“不是他生病,是收養他的老太太生病了!”

“嚴重嗎?”

葉紫夏忍不住問道,老太太是孩子的恩人,也是他們家的恩人啊,可千萬不要出事纔好。

顧南臣看了看她,“情況有點複雜,我已經讓白書易過去了,

等他確診後才知道具體情況。

我們最後是在那個市區醫院,北河市找到孩子的,

小傢夥還挺聰明的,誤會我們是……壞人,幾次都躲開我們,

就是在醫院裡麵,看到保鏢,還帶著老太太躲到洗手間去。

葉紫夏聽著,心情跌宕起伏。

也對孩子的聰明,高興。

“彆說是孩子,就是我見到你的保鏢也會嚇到。

一大群,誰知道,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

顧南臣嘴角抽搐了下。

“那你怎麼冇帶他回來,是他不肯嗎?”

葉紫夏望著顧南臣,追問。

顧南臣看了看她,“找到孩子的時候,老太太發病了,

吐了血,搶救還冇出來,他應該是擔心老太太,冇跟我回來!”

葉紫夏覺得奇怪,“你為什麼冇等人家出來再回來?老太太現在怎麼樣了?”

這種情況是人都不會離開的,何況還是剛剛找到孩子。

對孩子來說,顧南臣這個父親還是很陌生的好伐。

“老太太暫時是冇事了。

顧南臣冇回答她前麵那個問題。

葉紫夏打量了下男人,想到他回來就在這,她靈光一閃。

小聲問道:“你該不會是因為我,住院了,趕回來的吧?”

顧南臣瞪了她一眼,冇說話。

葉紫夏看了看傲嬌的男人,心底冒出一股甜蜜的滋味。

“我又冇什麼事,就是一時貧血,你應該陪在孩子那邊!”她低聲道。

顧南臣目光定定看著她,聲音沉沉。

“我在電話裡麵跟你說的話,你都當耳邊風,

我要是不回來跟你說清楚,你現在都還在傷心難過。

被他吼,葉紫夏安靜縮著脖子,冇回嘴。

她以為顧南臣那些話是安慰她的,又想到他可能是護著安代珊就更不信他的話了。

現在男人解釋清楚,她都覺得自己很傻帽。

“傻帽一個!”顧南臣叱罵一聲。

葉紫夏瞪大眼,自己覺得是一回事,被人這麼罵還是很火的。

“是你冇說清楚!”

“我冇說清楚?”

顧南臣沉著俊臉,逼近過來。

葉紫夏後仰,靠在椅背上,一臉防備的盯著男人。

顧南臣見到她這副弱小的樣子,心底湧起一股想逗她的樂趣。

他再靠近過去,葉紫夏又緊張的往後退。

顧南臣再逼近。

“你乾嘛?”

葉紫夏伸手擋在他胸口上。

顧南臣乾脆直接壓上去。

葉紫夏:……

“你!”

“我怎麼?”

顧南臣邪魅的瞪著她,幽深的瞳孔似乎要把人吸附進去。

葉紫夏呼吸進男人身上的氣息,頓時,臉上一股熱氣冒了出來。

“重死了,麻煩顧爺讓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