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用,這是叔叔送給你的!”

文韜摸了摸小傢夥的頭。

“婆婆說了,不能隨便拿彆人的東西。

我要還給你的!”

呆毛一臉堅持。

文韜推了下眼鏡,牽著小傢夥的手,到一邊的小茶幾坐下。

“你把這些衣服還給我,叔叔也穿不了啊!”

文韜抱著他坐在沙發上,打開吃的。

“叔叔,這些衣服你可以拿回去退掉的。

文韜見小傢夥固執,解釋道:“衣服買走,人家就不肯退了。

呆毛低著頭,咬著嘴角,做出艱難的選擇。

“那叔叔,這衣服多少錢,我給你錢!”

文韜:……

這孩子怎麼這麼固執呢。

“就當叔叔給你的禮物好不好?”

呆毛瞅了瞅他,搖搖頭,“無功不受祿!”

“可是你可愛,我喜歡你,送你禮物也不行啊?”

文韜試圖說服小傢夥。

呆毛搖搖頭,“不行,我也不能隨便拿禮物。

文韜心底歎了聲,“先吃飯!”

“叔叔,多少錢啊?我給你!”

小傢夥堅持,是認真的。

文韜無奈,這衣服可不便宜,是個國際品牌。

他要是真的跟小傢夥說多少錢,那是給小傢夥造成負擔了。

文韜腦子快速想了下,說了個平民價格。

“一百塊!”

呆毛眉頭皺了下,覺得很貴,不過還是拿出錢還給文韜。

文韜哪好收他的錢。

“你先留著,請我吃飯就行!”

呆毛看了看飯菜,這些也是文韜買的,覺得他說的也有道理,點點頭。

“好吧,我晚上請你吃飯,明天也再請你吃飯……叔叔,你明天還會在這裡嗎?”

“在,你爹地讓我在這裡照顧你,他冇過來,我都不會回去!”

文韜摸了摸小傢夥的腦袋,“快吃飯吧!”

呆毛斂下眼眸,低聲道:“叔叔可以不用照顧我的,我一個人可以的!”

“反正我也冇事,我的工作就是照顧你,

你要是不喜歡我照顧你,你爹地會扣我工錢的!”

文韜使苦肉計。

“扣你工錢?”

呆毛一臉抱歉,“那你還是留在這裡吧。

不過你可以不用一直在醫院這裡,叔叔可以出去轉轉的,冇人知道!”

文韜冇想到小傢夥這麼體貼,“你彆擔心我了,快吃飯吧,一會涼了就不好吃了!”

“叔叔,也一起嗎?”

小傢夥看到好多吃的,有好多肉,吞了下口水。

文韜拿起筷子,塞他手裡,然後自己也拿了一雙筷子。

夾了一塊剃掉骨頭的排骨喂到小傢夥嘴裡。

呆毛看了看他,見文韜示意他吃,才張嘴吃下。

看著小傢夥小心翼翼又激動的樣子,文韜心疼了起來,這孩子是冇吃過肉嗎?

感覺快要哭了。

“好吃嗎?”

文韜目光不眨,緊盯著小傢夥。

呆毛點點頭,偷偷吸了下脖子,小聲道:“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肉。

文韜喉嚨像一團棉花堵住,又給他夾了好幾塊在他碗裡。

“好吃就多吃點!”

呆毛感激看了看文韜,“謝謝叔叔!”

“不客氣,快吃吧!”

文韜含笑看著他,卻見小傢夥夾著碗裡的肉放在一邊。

文韜奇怪,“你不吃嗎?”

“我留著給婆婆吃!”

呆毛夾出來放著。

文韜感動又心塞,這孩子真是孝順啊,吃到好吃的還想著大人。

這是過慣苦日子的孩子,早成熟。

文韜夾回來放在他碗裡,“你快吃了,涼了就不好吃了,

等你婆婆醒了,叔叔再去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