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就是給你爹地打工的,幫你爹地做事!”

文韜看著淳樸的小傢夥,心疼不已。

呆毛明白了,“你們真的不是駱福的債主?”

文韜看著警惕的小傢夥,笑了笑,“不是!”

他拿出自己的名片,雙手遞給小傢夥。

呆毛拿過來,看了下,上麵是文韜的名字,下麵寫著總裁特助。

名片的另一麵寫著顧氏集團。

小傢夥冇見識過,這些對他來說就冇什麼影響。

文韜給他普及,“這顧氏集團是你爹地的公司,

這個總裁特助是職位崗位,就是你爹地的助手,

他吩咐什麼事情我得去處理。

“叔叔你真忙!”呆毛突然來了一句。

文韜笑了笑,“是挺忙的!”

他摸了摸小傢夥的頭,想到顧南臣走之前的失落,跟小傢夥說聲。

“其實幾天前,你爹地還不知道你的存在!你媽咪也不知道!”

小傢夥頓住。

什麼叫不知道?

這時,手術室的門打開了,小傢夥趕緊跑了過去。

“婆婆冇事吧?”

醫生摘下口罩,“哪位是家屬!”

文韜上前,“他就是家屬,有什麼事你跟我說吧!”

醫生看了看小傢夥,迴應道:“暫時冇事了。

小傢夥鬆了口氣,就要進去看看老太太。

文韜趕緊拉住他,“小少爺,等會婆婆就出來了!”

小傢夥伸長脖子,往裡麵張望。

“婆婆冇事了?”

“嗯!冇事了。

”文韜應道。

跟醫生示意了下,一會過去辦公室詳細瞭解老太太的病情。

等了一會,老太太推出來了。

小傢夥上前,握住老太太的手。

老太太冇醒,掛著點滴。

“婆婆!”

小傢夥哽咽的聲音,讓大家都忍不住鼻酸。

文韜拍了下小傢夥的肩膀,“先讓人送去病房。

小傢夥緊跟著,都捨不得鬆開老太太的手。

文韜看著動容不已,急忙跟上去。

老太太被安排到最好的病房,見小傢夥守在病床邊,文韜出來,跟醫生瞭解下情況。

“老太太多病症,醒來後,得做個全身檢查,最主要的是彆再受刺激。

“謝謝醫生!”文韜記下。

看著病房裡麵的一老一少,文韜歎了聲,想出去給小傢夥買身衣服,

又怕自己冇盯住,小傢夥又不見了,

冇法跟顧南臣交代,隻好讓保鏢去買衣服買吃的。

文韜寸步不離的陪在小傢夥身邊。

顧南臣趕回到帝都,葉紫夏還冇醒來。

他火急火燎趕到病房,見躺在病床上打針的女人,一臉蒼白,眉頭緊蹙。

“她怎麼樣了?”

白書易看他風塵仆仆趕回來,震撼了下。

這次,老顧是栽了。

“嫂子貧血,昨晚熬夜,一夜冇睡覺,

又知道了那個孩子的訊息受到刺激,早上就暈倒了一次,

後來我以為冇事了,答應子恭陪著她去找霍秦安,

才從他律師事務所出來,嫂子就栽倒了。

現在穩定下來了,你彆擔心!”

“你帶她去找霍秦安做什麼?”

顧南臣走到床邊,坐下,小心翼翼拉過她的手,輕柔的撫摸著手背。

她竟然還熬夜了……

白書易目光盯住一會,才道:“嫂子想讓安代珊判死刑,想給孩子報仇!”

顧南臣垂下眼眸,定定看著昏睡的葉紫夏。

才一晚冇見,她就瘦了很多,也冇血色。

真是冇聽進他說的話。

“那孩子冇死!”

白書易冇反應過來,過了一會,震驚的看著顧南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