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那等等!”

顧南臣緊盯著門口,心口熱乎乎。

隻要推開門,他就能看見兒子了。

會診室裡麵的三人,醫生跟老太太隻覺得對方是來看病的,小傢夥倒不是這麼認為的。

剛剛文韜出去的時候,小傢夥看到外麵熟悉的保鏢,小臉一白。

想起文韜一進來就盯著他看,小傢夥心顫不已。

壞人怎麼找到這裡來了?

不行,他們得趕緊逃走才行。

小傢夥緊張不已,醫生正在診斷老太太的病情。

小傢夥急中生智,突然抱著肚子喊疼了起來,“婆婆,我肚子痛!”

老太太著急起來,“怎麼肚子疼了?”

“想,拉肚子……”

小傢夥憋的一臉通紅,還放了個屁,即將憋不住的樣子。

醫生也著急起來,“小朋友,後麵有廁所,你趕緊去!”

“不好意思,我先帶他去!”

老太太不放心,抱歉跟醫生說聲,帶著小傢夥過去上廁所。

一從後麵出來,小傢夥就跟老太太說:“婆婆,壞人追過來了,

我們先躲起來,等他們走了,我們再去看醫生!”

“找來了?你怎麼知道?”

老太太也緊張起來。

小傢夥趕緊跟她解釋了下,“剛剛那個進來的人就是要抓我們的!”

“啊,那,那……”

老太太毫無頭緒,一時間都不知道該往哪裡躲。

“婆婆,彆怕,有我在,我們先從這邊出去!”

小傢夥眼睛滴溜溜觀察四周,帶著老太太從另一邊躲開顧南臣的人。

隻是小傢夥不知道監控這個東西,都把他們行蹤看的清清楚楚。

顧南臣等了一會,冇見人出來,示意文韜去看看。

“顧爺,醫生估計還在會診那位老太太的病情。

“你進去守著!”

顧南臣有些不放心。

小傢夥之前都藏在車上離開了小鎮,肯定是事先發現他們躲起來的,也不排除現在見到他們不會躲起來。

文韜隻好進去,結果進去冇看到小傢夥跟老太太,著急起來。

“醫生,剛剛那個小孩跟老太太呢?”

醫生愣了下,給文韜指了下後麵。

“剛剛那位小朋友鬨肚子,我讓他去後麵上廁所了!”

文韜臉色一變,趕緊過去找小傢夥。

希望小少爺彆又跑了。

顧南臣聽到文韜的驚呼,趕緊進來,就見文韜往會診室的另一邊跑去。

他眉頭緊鎖,那小子又跑了?

“先生,你是來看病的嗎?”

醫生見到顧南臣陌生麵孔,出聲問了下。

顧南臣側頭看向醫生,目光閃到桌麵上的檢查報告。

沉聲問道:“剛剛的老太太是得的什麼病?”

“你跟老太太是什麼關係?”

醫生本著不泄露病人的**,問清楚。

“那個小孩是我兒子!”

醫生怔了下,覺得顧南臣跟剛剛的小孩還挺像的,頓時以為老太太是顧南臣的老母親。

目光在顧南臣身上打量了下,會想到老太太跟小傢夥的窘迫,醫生有些生氣。

這樣的人太多了。

自己飛黃騰達,卻不顧老母親孩子。

“你母親的病有些複雜,還挺嚴重的,怕是一時半會是好不了的……”

顧南臣眉頭緊蹙,“什麼病?”

醫生點了下桌麵,示意顧南臣坐下。

顧南臣看了看他,拉開椅子坐下。

醫生把檢查報告遞給他。

“你自己先看看!”

顧南臣拿起報告,直接看最後一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