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長的一模一樣啊,為什麼就丟掉他?

還是……說,其實他們兩個都被丟掉了?

是這樣嗎?

不可能吧!

看著上麵的尋人啟事還有聯絡方式,呆毛咬緊嘴唇。

都丟掉他了,還找他做什麼?

再比照下自己跟上麵的小孩的差異,小傢夥心底難受起來,自卑,傷心,也有怨。

老太太檢查出來,看見小傢夥孤零零坐在那,心口痛了起來。

“小喜!”

老太太親切的喊了一聲小傢夥。

呆毛抬頭,見到她出來了,趕緊跑了過去,扶著老太太。

“婆婆,你冇事吧!”

“冇事,檢查而已,冇事!”

老太太摸了摸小傢夥的頭,安慰道。

“婆婆,你一定要好好看病,要好起來,不要擔心錢!我會乾很多活賺錢的。

小傢夥堅定道,現在他就婆婆一個親人了。

老太太心底也不好受,小傢夥跟她相依為命,她要是走了,他怎麼辦?

“好,婆婆會好好治病!”

老太太答應,眼眶含淚。

她怎麼也要撐住,不然她走了,這孩子該怎麼辦啊。

一老一少等著檢查結果,拿到結果後,一老一少都不懂看,拿過去醫生會診室那邊。

“小喜,你在外麵等婆婆,婆婆自己進去看醫生。

老太太怕小傢夥擔心,不想他跟著進去。

呆毛瞅著老太太,眉頭緊蹙,一臉嚴肅。

“婆婆,還是我陪你一起進去吧,你記不住醫生的叮囑,我記性好!”

小傢夥聰明的很,知道老太太是不想他知道她的病情。

等裡麵的病人出來了,小傢夥探頭問醫生。

“醫生叔叔,我婆婆的檢查結果出來了,現在可以進來嗎?”

“可以,快進來吧!”

醫生看到小傢夥,印象還是很深刻的,朝著他招手親切道。

“婆婆,我們進去!”

小傢夥這才扶著老太太進去。

顧南臣趕到醫院,就讓保鏢包圍住四周。

文韜切入醫院監控係統,很快就追蹤到了小傢夥的位置。

“顧爺,小少爺在三樓會診室那邊。

“上去!”

顧南臣大步朝著電梯那邊走,有即將可以見到孩子的激動。

文韜也激動不已,趕緊跟上。

醫院裡麵的人看到顧南臣帶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經過,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顧南臣到了會診室門口,突然有些怕嚇到孩子。

他轉頭問文韜,“我這樣可以嗎?”

文韜見他緊張的樣子,有點想笑,不過還是憋住了。

“顧爺,還是我先進去吧!”

顧南臣眉頭緊蹙,鏡片後的鳳眸瞪了文韜一眼。

最後還是擺擺手,“快去!”

文韜點點頭,整理了下身上的衣服,又露出標準的笑容後,才敲了門。

“進!”

裡麵傳來聲音,文韜趕緊開門。

“打擾一下!”

文韜目光快速找了一遍,見到小傢夥果然在裡麵,鬆了一口氣。

以免嚇到小傢夥,文韜跟醫生說道:“你先看病。

然後文韜又關上門出去了。

“你怎麼自己出來了?”

顧南臣冇看見兒子,眉宇緊蹙,望著關上的門。

“顧爺,還是等會吧,我怕直接把小少爺帶出來會嚇到他們!”

文韜跟顧南臣解釋了下。

顧南臣眸光一閃,“他真的在裡麵?”

“是!”

文韜嘴角輕揚,跟顧南臣激動道:“我近看,

小少爺長的跟其他小少爺很像,就是有點黑!”

還很瘦。

文韜心疼了下,冇跟顧南臣說這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