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鎮上,凡是公共場所的大眾螢幕上都播放小傢夥的照片。

很快,醫院這邊就有人發現了。

不少護士盯著螢幕上的廣告,驚訝的瞪大眼睛。

“這,這不是來我們診所看病的小朋友嗎?”

“是,好像叫呆毛,原來那些人是來找失蹤孩子的,不是壞人?”

“那呆毛怎麼說是壞人來著?”

“說不定還真的是壞人呢!”

“哪有壞人這麼大張旗鼓的找孩子的,

還花重金獎勵,之前我家電視就有這個新聞……”

不少人圍觀過來,議論紛紛,很快醫院這邊有人聯絡上文韜。

聽說小傢夥去過診所,還是呆了一晚上,文韜彙報給顧南臣。

顧南臣帶著人立馬趕去診所那邊仔細詢問孩子的下落。

之前被保鏢問過話的那幾個護士見到這個陣仗都驚呆了.

尤其是見到顧南臣,一身西裝筆挺,非富即貴。

怎麼看都不像是壞人。

“你們見過我們家小少爺嗎?”

文韜拿過照片給幾個護士辨認。

幾個護士麵麵相覷,有人疑問。

“你們家小少爺?”

文韜點點頭,“我們找他很久了。

之前給文韜打電話的護士站出來,“見過的,

他昨晚就帶著一位老太太來這裡打針,早上……”

那名護士看了下幾個保鏢,“可能是他們看起來很嚇人,呆毛還叫我們不要說出來見過他們在這裡。

幾個保鏢:……

顧南臣鏡片後的眸光一亮。

追問出聲,“那現在他還在這邊嗎?”

幾個護士搖搖頭,“他們走了!”

“去哪了?”

文韜激動不已,小少爺真的在這裡呆過。

幾名護士麵麵相覷。

“你們知道的話,快告訴我們,

我們家少夫人,就是他媽咪著急的生病了。

文韜催促。

幾名護士見他們焦急的樣子不像是裝著的,趕緊告訴他們。

“他們應該是過去城裡了,是跟我們診所的車走的,說是要帶老太太去看病。

文韜眼睛一亮,看了看顧南臣,追問:“在哪家醫院?”

……

呆毛坐在醫院的走道上,等著老太太檢查出來,突然見周圍的人都指著他議論紛紛。

小傢夥有些納悶。

他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很破很臟。

除了一張小臉蛋是乾淨的,整個人就像是個小乞丐。

“小朋友,你怎麼一個人在這啊?”

有人上前問話。

呆毛咬著嘴唇,防備的看著對方,並冇說話。

婆婆說了,不要隨便跟陌生人說話。

“小朋友,你跟電視上麵要找的小孩好像,是不是在找你啊!”

呆毛眉頭緊蹙,電視?

對方指給他看。

呆毛裝作不感興趣的樣子,直到對方走了,他才偷瞄了一眼附近的電視。

突然見到顧子恭的照片,小傢夥眼睛瞪直。

他怎麼上電視了?

不對,這個小孩不是他。

他冇穿過這麼好看的衣服。

呆毛篤定的很。

這個小孩怎麼長的跟他一模一樣啊?

小傢夥臉上露出懵逼,黑溜溜的眸底帶著滿滿的疑惑。

呆毛仔細看了下,還發現人家比他白。

他再看看自己的手臂,黑不溜秋的。

小傢夥眉頭緊蹙。

他是婆婆撿來的,難道這個小孩是他的親兄弟?

可是,想到自己是被丟在垃圾桶裡麵,反觀這個小孩錦衣玉食的樣子,

小傢夥的心底頓時百感交集,小臉劃過傷心。

他是被丟掉的一個。

為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