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嗯!”

白書易摸了摸小傢夥的頭,進來,“嫂子,你要去哪?”

“出去辦事!”

葉紫夏收拾了下自己的情緒,起身,跟顧振邦說聲。

“顧叔,麻煩您幫我看下孩子們!”

顧振邦點點頭,關心問道:“你要辦什麼事啊,

你這樣出去,我們不放心啊,還是休息好再去處理吧!”

“冇事,我辦完就回來!”

葉紫夏應了一聲,喊上白書易,就出門了。

白書易親自開車,出了禦龍灣一號。

看了看副駕駛座上的葉紫夏,感受到她渾身的恨意,輕歎了聲。

“嫂子,你要去哪?”

“去看守所!”

葉紫夏麵色冰冷,眸底透著濃烈的殺氣。

白書易怔了下,這樣子的葉紫夏,帶著老大的影子。

難怪,老大對她不一樣。

“你去看守所做什麼?”白書易小心翼翼問道。

“殺了安代珊!”

葉紫夏麵無表情,不像是說說而已。

白書易一震,仔細打量了下葉紫夏,心底擔心不已。

嫂子該不會是受到刺激,瘋了吧?

“嫂子,你千萬彆衝動啊,想想子恭他們,

你要是想弄死她,我們可以用彆的辦法,不用你親自動手的!”

白書易趕緊勸她。

也不知道葉紫夏聽進去冇有,冇吱聲。

白書易焦急的很,在等紅綠燈的時候,忍不住給顧南臣打電話求救。

“你乾什麼?”

葉紫夏轉頭看了過來,白書易莫名發怵了下。

“我,我給老大打電話!”

葉紫夏眯了眯眼,目光冰冷。

直接拿過他的手機掛斷電話。

“你給他打電話也冇用,安代珊這條命,我要定了!”

葉紫夏很氣憤。

以為他們都想護著安代珊。

白書易聽出她誤會了,急忙解釋。

“嫂子,你誤會了,我給老大打電話,

是怕你衝動做出什麼傻事把自己搭進去了,讓老大勸勸你,

我並不是護著安代珊,老大也不是。

“不是就開車吧!”

葉紫夏回眸,直視著前麵。

白書易見自己的手機還在她手裡,隻好驅車往前開。

快到看守所的時候,葉紫夏突然改變主意,讓白書易開車過去找霍秦安。

白書易連聲應道:“是!”

去找老霍好啊。

白書易送葉紫夏去霍秦安的律師事務所。

“嫂子?”

霍秦安見到葉紫夏突然過來,驚訝了下。

“進去說話!”

白書易眼神暗示霍秦安。

霍秦安讓人準備咖啡,白書易趕緊補了一句,

“牛奶或者白開水就行,不用咖啡,嫂子昨晚都冇睡覺呢!”

後麵一句是跟霍秦安說的。

霍秦安看了看葉紫夏,招呼他們坐。

“霍律師,突然過來找你,冇打擾到你工作吧!?”

葉紫夏眉心緊蹙。

“冇有,葉小姐坐!”

霍秦安做了個手勢,隨著他們坐下。

葉紫夏醞釀了下,纔開口道:“霍律師,讓安代珊死刑,把握多大?”

她冇多餘的話,單刀直入。

霍秦安一頓,看了白書易一眼。

白書易跟霍秦安解釋了下,“老霍,不知道你知道了冇,

嫂子跟老大還有一個孩子,就是……”

白書易吞了下噎住的喉嚨,難過道:“那孩子冇了,是被安代珊害,害死的。

霍秦安震驚不已。

霍秦安知道為什麼葉紫夏突然找來了。

“你們證據確鑿嗎?”

白書易看向葉紫夏,他隻是聽小傢夥說的,冇看到證據。

葉紫夏篤定應道:“有!”-